轉瞬間|姚啟榮網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有一種顏色叫「高潮」|陳頌紅網誌

2020-8-31 23:00
字體: A A A

經常會因為一本書的書名而買它回家,因為一首歌的歌名而點撃它的MV,也曾因為一部電影的戲名,根本沒看清楚導演、演員和戲橋便買票入場。雖然中過伏,但是亮麗吸引的名字,先拔頭籌。

京都一個市集的二手和服攤位,檔主是一個很有藝術氣質的中年女子。有一次試穿一件羽織,我說:「這種粉橙色很漂亮。」她微笑著糾正我,「這不是粉橙色,而是蒼白的珊瑚。」在她口中,淺紫色不是淺紫色,是盛放的紫藤花;紅色也不是紅色,而是藝伎的嘴唇;灰白色亦非灰白色,而是冬日盡頭,在地上被踐踏過無數遍的雪。聽她形容每種顏色,都能帶出無限想像。

忽然記起化妝品牌子Nars的成名作「高潮胭脂」。Nars跟其他品牌的胭脂顏色,本來相差無幾,卻因為「高潮」這個名字,一款淡粉紅胭脂在剛推出時,很快就被搶購一空。

也許京都那位氣質檔主,跟Nars的創辦人Francois Nars一樣,想令每一件產品活起來,令它們擁有與眾不同的性格。同一個顏色的胭脂,很多品牌就只是直叫它「淡粉紅」或者「粉紅玫瑰」,惟獨它鶴立雞群,名為「高潮」。

在日本的傳統色中,不少顏色名稱都具想像力。例如編號001的「撫子」,是一種很淡很淡,偏向粉紅的紫色。撫子是日本傳統女性的代名詞,這種顏色就像她們般溫柔淡雅。還有「狐」(鏽黃色)、「朽葉」(橙黃色)、「鴇」(蝦肉色)、「伽羅」(咖啡色)等等。

前陣子內地興起一種「溫柔小姐姐色」,但凡能展現「小姐姐」大方、知性、親切、溫柔的顏色,例如珊瑚橙、豆沙紅、都叫「溫柔小姐姐色」。

幾年前好友在泰國買了一件汗衫,大家都在爭論它的顏色屬於白抑或米,還是比米再深一度的淺膚色。最後,我把它命名為「豬八戒的肚腩色」。很沒詩意,但大家都覺得「係幾似」,爭論終於告一段落。

(圖片來源:果籽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8月31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帝「兩個中國」策略奏效,捷克等國陸續訪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