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李家超指國安法實施減勾結行為 批港英政治部辦事欠透明有人「直接失蹤」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最不想走的人都走了|陳頌紅網誌

2020-9-12 16:00
字體: A A A

以前朋友見面,開口第一句通常都是:「最近點?」這兩個多月來,在不同場合見到朋友,聽得最多的第一句說話是:「香港點算?」第二句是:「幾時走?」

幾個好朋友之中,有一個對移民特別抗拒──正確來說,以前她對移民特別抗拒。三十幾年前,她姐姐嫁到澳洲,拿了公民身分後曾經慫恿她辦移民。當時移民澳洲好像挺容易,何妨她姐姐是公民。只要她願意,很快可以到澳洲居住。可是她一口拒絕,認為世上沒有一個地方比得上自己成長的地方,寧願在香港住四、五百呎的小公寓,也不願意去澳洲住四、五千呎的獨立房屋,斷言「一輩子也不會離開香港」。

她的想法,本來就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沒有誰願意離開故土,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重頭再來。不過最近她卻發現,她在香港的這一輩子,已經完結。

於是,她不僅向姐姐打聽移民澳洲一些偏遠小城市的門檻,還搜羅大堆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移民資訊,挑燈夜讀,仔細研究。有時候我們在聚會中提及移民話題,她便如數家珍,對不同地方的各類移民資格,瞭如指掌,為我們鉅細無遺地解答問題。專業程度,幾乎媲美移民公司顧問。

即使專業移民沒條件,投資移民不夠錢,也不要緊,她還研究過不同渠道,可以長期居於外地,不用回香港。生活或者辛苦一點、「頻撲」一點,但只要能滿足離開香港的心願,她都會嘗試。

聽完她的全盤計劃,佩服之餘,更感唏噓。連一個本來最不想走的人,竟然都打算走了。她說,她不相信明日的香港,會比她以前鍾愛的香港,變得更美好。

Life is elsewhere,法國詩人蘭波如是說,米蘭昆德拉如是說。無憂生活在眼前幻滅,惟有在他方追尋。然而,無論去到哪裡,有一份失落情懷,永遠埋在身後那一片埋葬著回憶和夢想的地方。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9月12日 下午4: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侵侵鬥拜登,查實係真假反共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