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江青2.0是這樣煉成的|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本土旅遊|姚啟榮網誌

2020-9-14 23:23
字體: A A A

澳洲最繁忙的機場,非悉尼莫屬,每天平均接待本土和海外的旅客十五萬,一年五千五百萬人次。以往旅客來澳洲,大部分都是以澳洲為終點,所以悉尼國際機場是通往其他州的樞鈕。悉尼有國際機場T1,國內線機場T2和T3。澳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澳航,國內線班機就是專用T3,子公司Jetstar、維珍和其他小型航空公司使用T2。我使用過兩個國內線機場,印象深刻。除了安檢是必須外,進入禁區通道和登機手續非常簡便,有如乘坐巴士般容易。但自從新冠肺炎爆發之後,維州、新州和昆州禁止旅客往來,悉尼機場變了空城。從海外乘機回來,不單要付出高昂的機票給包機,還要自費三千元酒店隔離十四天的費用。七月二十日開始,為了防止瘟疫蔓延,悉尼國際機場每天只准許三百五十人從海外進來。試想想,包機的機票已經很貴,又要輪候每天歸國的配額,有些已經多個月逗留在海外的人,實在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家。

這個三百五十人的標準如何制訂?州政府的解釋是因為三百五十人是令酒店容易處理需要隔離的人。政府的網站詳細說明這些隔離的政策如何執行。例如以悉尼為中轉站的旅客,逗留少於四十八小時,就不需要酒店隔離。你或是要抵達接受治療,也不用隔離。不過即使措施如何詳盡,總是有些例外。澳洲禁止國民到海外旅遊,展開新工作也不可以,所以許多人頓時失去了到海外發展的機會。但澳洲前總理托尼·阿伯特(Tony Abbott)最近卻特別獲准到英國出任脫歐顧問,真的是莫名其妙。莫名其妙之一是:正當其他人要強迫留在澳洲,阿伯特卻享有特權離國。莫名其妙之二是阿伯特的政績平庸,保守是他的本色。如今出任要職,究竟他為英國脫歐帶來甚麼新方向,真是萬眾期待。至於影星湯漢斯(Tom Hanks)最近回到昆州拍戲,他和團隊就特別獲准進入,不用輪候。

瘟疫到如今令澳洲的經濟雪上加霜。沒有旅客,許多行業都嚴重受創。悉尼市中心的購物區,沒有豪客入住,也沒有旅客揮金如土,當然令商鋪失色。豪客中,自然以中國大陸的旅客為主。想起工作地點附近的一所餐廳,店的名稱有日本風格,售的是日本式的餐和便當,但老闆是個說廣東話的女子,很喜歡和我們這一桌來自香港的顧客聊天。她說到以前在悉尼唐人街開餐館的經驗,現在半退休,朋友找她幫忙,所以才過來大學區附近的店鋪重操故業起來,還指着銀櫃抬那端幫忙記帳是個「土豪」的女兒,現在在大學讀書,在這店做幾天兼職。「土豪」的女兒竟然願意在餐廳工作,吸取不一般的經驗,當然令我們肅然起敬。不過聽到「土豪」這個稱呼,霎時間以為回到十多年前那些炫耀財富的人。眼前那個所謂「土豪」的女兒,半點豪的感覺也沒有,而且有點書卷味。果然印證了讀書能改變人。

民航服務停頓,沒有海外遊客,怎麼辦?這樣下去,沒有遊客的經濟活動,名牌的店鋪只好相繼結業,食肆只有小貓三四隻,從事旅遊或相關行業的人也失去工作。有國會議員向聯邦政府建議,放寬入境旅客人數上限至四千人,包括新州二千四百五十人、昆州五百人、西澳州五百二十五人和南澳州五百人。但維州疫情仍然嚴峻,暫時只得維持封關。這四千人的名額,也包括滯留海外的二萬五千名澳洲公民。建議亦包括所有人集中隔離在北領地,以免增如各州本身的壓力。不過要北領地承受酒店隔離這風險,是否合適。不過聯邦政府第二批包機接滯留武漢的澳洲公民回來,也是在北領地。選擇北領地可能考慮到它們有相關的經驗。

沒有海外旅客,也沒有其他州的人到來旅遊,難道旅行活動就停止了嗎?每逢學校假期,我們也不是到處跑嗎?現在新州人不能到昆州的黃金海岸,或者到維州的大洋路看十二門徒石,難道不可以在新州本土找合適一家大小旅遊的地方嗎?新州的著名景點,例如藍山、南部海岸和中央海岸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地方。新州總面積八十萬平方公里,州內漫遊也是不錯的選擇。週末作兩天的短途旅行消費,住宿一晚酒店,在路邊咖啡館吃一個早餐或在小酒館吃一個牛扒午餐,都可以幫助改善本土的商戶經濟狀況。

剛過去的週末,我們就駕車沿西行,直奔西南的大鎮考拉(Cowra)。考拉位於海拔三百一十公尺高的內陸,由悉尼市中心前往,路程三百多公里,全程四小時。一日往返,當然要早出晚歸。最直接的方法是取道往西的M4高速公路,沿A35公路西行上山,經過藍山卡通巴(Katoomba)鎮和利斯戈(Lithgow)鎮,轉入A41公里到達以本土賽車活動聞名的大鎮巴瑟斯特(Bathurst),然後再駕車個多小時到達考拉。

考拉的歷史和日本分不開。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當地設置了日軍戰俘營。一九四四年八月五日,一千一百名戰俘逃走,不願逃走的人選擇自殺。在血腥追捕中,四名澳洲士兵和二百三十一名日本士兵死亡,一百零八人受傷。事發後的數個月,被抓回的戰俘仍陸續有人自殺。後來考拉建造了一座日本戰爭公墓讓死者安息。著名建築師中島健在附近建造了一個以江戶時期風格的庭園,一九七九年十月開放。這個日本庭園位於山坡上,雖然只有五公頃小,但設計得非常精緻優美,充分代表日本庭園的風貌。園內也有餐廳和展覽廳。入場費十五澳元,能夠在這裡一遊半天,真的是賞心樂事。至於考拉市內的大街,春天白色的櫻花盛開,看來不需要到遠道往日本賞櫻了。

春天萬花競放,考拉附近的油菜花田黃色花朶是最特別的風景。經過巴瑟斯特鎮後,中途就會遇上車路兩旁金黃的油菜花漫山遍野。今年雨水充足,樹和草都長得青綠。油菜花田在藍天和綠草之間成為最美麗的風景。油菜花田絕不開放給人參觀,但你把車停在路邊,便能直接欣賞到這種天然耀眼的金黃色。

面對花海,這時候你會明白:黃色,的確是人間最自然的顏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9月14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駐華大使忽換馬,侵侵急搞「Rambo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