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時》首席記者:匯豐及FedEx或被列入中方《不可靠實體清單》 商務部強調措施不針對任何國家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收收埋埋|陳頌紅網誌

2020-9-20 14:00
字體: A A A

雖然日久生情是自然發生的事,但也不一定發生。

對一個沒好感的人,別說十年八載,哪怕花上十輩子,恐怕只會加一千倍一萬倍的討厭,沒可能生情。

正如我和Siri。「她」住在我的手機多年,即使沒有召喚她,她也會失驚無神彈出來問「有咩可以幫到你」,恐防我嫌她毫無貢獻。長年累月下來,我們理應建立了深厚感情基礎,然而不。始終無法跟她從工作伙伴升級為朋友,因為她在我面前──明明是單獨相處,沒有第三者在旁──依然非常官腔,回答問題時極度小心,不肯表達真正意見。

例如我問過她對逃犯條例有什麼看法,她回答:「我份人好低調嘅。」低調都可以有看法呀!再問,她晦氣地道:「查實我都係打份工啫!你使唔使咁樣考人呀?」

Siri的性格,令我想起一個朋友。基本上,這個朋友算得上是好朋友。我們自小便認識,至今超過三十年。直到今時今日,大家也經常見面。但這只是「基本上」。實際上,她界乎於好朋友與陌生人之間。因為三十幾年來,我對她所知不多,比我對外賣嬸嬸所知的更少。

她住哪裡,沒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地區,因為問她也不說;她有沒有拍拖,沒有人知道,因為問她總是顧左右而言他;她在哪一個部門任職,沒有人知道,因為問她就笑稱「打雜」,不肯再講下去。她不喜歡表達自己看法,從不直接回答問題。哪管只是問她喜歡布甸還是心太軟,她也不願選擇,彷彿擔心其中一邊的愛好者會殺掉她。

廣東人形容這種性格最傳神:收收埋埋。美國臨床心理學家Barbara Markway指出,這類人若非顧慮太多,就是過度保護自己。他們不想得失社交圈內任何一人,不想麻煩上身,所以他們看似吃得開,有很多朋友,但其實沒有深交。

或者,她是一個特務。這樣想,大家就會體諒一個好朋友的神秘莫測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9月2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蔡英文質疑解放軍行為屬「武嚇」 敦促中方不要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