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潘曉穎母親促陳同佳盡快投案 對案件引發社會動盪感內疚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擠瘡快感|陳頌紅網誌

2020-9-21 14:40
字體: A A A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有人提起鄭嘉穎或王馨平,我想到的不是Law霸、不是《別問我是誰》,而是當年一本雜誌拍到王馨平疑似替鄭嘉穎擠暗瘡的畫面,正一「好記唔記」。

不過當我發現TLC一個「電視史上最噁心節目」,原來大受歡迎,就開始明白當年一對金童玉女的擠瘡情境,一直停留在我記憶中的因由。

該節目名是"Dr. Pimple Popper"。負責手術的是美國皮膚專科醫生Sandra Lee。第一次有幸「欣賞」到這個節目,是在幾個月前的某個星期六。當我準備把美味的自家製煎芝士多士放入口中時,TLC正播放這個皮膚科醫生替病人割肩上一顆巨瘤的過程。

以前也曾在其他節目中看過不少真實手術場面,包括整容、抽脂、開腦等,也不覺太噁心,但割巨瘤──還看到瘤裡面一些介乎液體與固體之間的白色東西,被醫生用力擠出來──咿哇!那一刻,胸口翳悶,向來吃得津津有味的煎芝士多士,都突然失去吸引力,急忙轉頻道。

Sandra Lee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坦承,她並不理解觀眾為何會喜愛這類節目。幾年前她曾在YouTube上載一些關於皮膚科的資訊,沒有人感興趣。有一天她上載一條為病人清理頑固黑頭的短片,卻忽然有大量轉載。從那天起,愈「核突」的影片,點擊率就愈高,更成就了之後的電視真人秀。

紐約神經科學家Heather Berlin以演化角度解釋,當我們看到身上有腫塊、疙瘩,會擔心是寄生蟲或其他無名腫毒,必須盡快消除它,才感安心。於是,在清理這些腫塊時,腦裡面的獎賞區會激活。這種安心愉悅情況,同時發生在看到別人清除腫塊時。

此外,看別人做厭惡性工作,慶幸受罪的不是自己;或者把噁心影片傳送給親友,「己所不欲,喜施於人」,這些另類虐待心理,都會帶來興奮。所以這個節目能播完又播,收視更節節上升。

(圖片來源:Dr. Sandra Lee (aka Dr. Pimple Popper)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9月21日 下午2: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前無綫新聞總監許方輝履新 稱無政治任務無意將有線變「TVB B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