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唔怕舊,最緊要受!|銘爺|的士佬隨筆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大外宣大內宣香港一塌糊塗|王陸|關公拆局

2020-9-19 08:00
字體: A A A

香港特區政府如今已完全不理「大內宣」,特首一再公開撕破面皮,漠視反對派與民意之情溢於言表,與內地「大內宣」的取態大相逕庭。

另一方面,香港對「大外宣」卻如老鼠拉龜,找了家國際公關公司也一籌莫展,皆因香港已完全失去國際聯繫的角色與地位,完全由中央代策代行。

但中央目下的「大外宣」正進退維谷,戰狼策略只能安慰國內十四億人民,卻無補加強國際威風,加上香港的添煩添亂,遂連不容有失的「大內宣」也受嚴重影響,內外公關同時受壓。

香港的「大內宣」只需針對一國而非兩制,難度自然大降,結果是香港市民對特首及問責官員的評分慘不忍睹,但北京卻仍青眼有加(否則亦已換人),所以本地高官十分「識做」,台前幕後事無大小都不忘感謝中央,而且例必做到過猶不及。

官員越奉迎中央,港人越覺反感,教育局與民政事務局更落力推國教與基本法也不會收效,因為搞手根本沒有公信力以及觀眾緣。他們至今仍為中央所重用,除了絕對忠誠,可能再沒有其他理由;亦正因為如此,意欲上位力爭上游的後起之秀,便要加倍努力出賣忠誠,即使冒天下之大不諱也在所不惜!

香港不論搞大外宣或大內宣,對象均只是中央,因為國際友人隨時可變成分裂國家的外部勢力,海外聯絡辦事處幾已由中國的使館完全取代,特首除了大灣區毋須出使他國(往北京只是述職),這樣的發展勢頭持續,他日特首連外語也不用太流利(普通話反是必需),香港的英語傳媒只能聘用懂粵語及普通話的前線記者,中文將成為香港常用法定語文,英文則會與澳門的葡文看齊,又或是與北京及上海習慣一樣。

九七回歸前後,先有人擔心香港會出現「二世祖治港」現象,然後卻演變成為歡迎「京官治港」,因為港英培植的官員在北京全無人脈,揣摩中央心意無從入手;但如今被選中的新官均經長期培訓嚴格考驗,來自何地不再重要,加上正式成為香港居民的內地精英不計其數,所以香港維持五十年不變經已絕不可能。

委派張建宗出國搞大外宣當然只會發揮錄音機重播功能,雖然這原是特首的本份(換上曾蔭權梁振英一定不會假手於人,董建華論人脈更責無旁貸),但搞大內宣則似乎無人能擔此重任,改由中聯辦領軍應更有效率,可令中央十足放心。單看這次全民檢測計劃的推行,一眾官員發言的出爾反爾,對內地援兵的盲目倚賴,甚至連傳媒宣傳及運作安排亦出錯頻頻,全程只懂不斷歌頌中央的「大恩大德」,這樣的主事官員,中央還可要求甚麼。

即將面臨同一挑戰的局長,將會是負責教育的楊潤雄,且看他能否汲取全民檢測的經驗,把推廣國安法運動的大內宣搞得真正有聲有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9月19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北極圈凍土融化,眼都看得見了|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