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代價!|銘爺|的士佬隨筆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今天香港誰都沒有退路?|王陸|關公拆局

2020-9-26 08:00
字體: A A A

如今香港的管治走勢,明顯是要「置諸死地而後生」。

何君堯、周浩鼎和李梓敬(如果能入到立法會的話)將會是三位新一代戰狼的代表,把麥美娟、蔣麗芸和梁美芬三女將完全給比下去。

陳凱欣被逼立即離職退位時,忿忿不平自辯已盡全力,但其鄰家女孩的作風與能力,根本不是建制派如今高舉「敢於鬥爭」的套路,試問又怎能見用於目下的政治形勢!

打倒三座「司法、教育、社福」大山的目標口號不脛而走,大公文匯立即向馬道立發炮,但其他傳媒及KOL(戰狼除外)不敢輕率主動跟進置評;另一方面,警方遽然宣布只承認已登記於政府新聞處的傳媒機構,卻有業界代表馬上挺身而出贊成記者需要規管,因為前者幫腔極易招來外國制裁,後者出頭卻可確立個人在建制傳媒公關界的江湖地位!

今天仍只懂在鏡頭前流涙的政治家絕對只是過去式,哭訴將來一定成為絕唱,馬逢國已把議席交出,還要在鏡頭前惶惶作態,皆因另有愛國高就圖謀,所以翌日便要向張建宗道歉,以免新「出路」得而復失!

十家大學代表聯名簽署,反對警方越權篩選控制傳媒(政府新聞處、廣管局、商經局、政務司等才是傳媒的支持、管理與監察機構),但特首與一哥馬上表態力撐警方;至於直接受影響的八大傳媒從業員組織聊署反對,由於僱主早已被招順歸降,僱員難以集體向政府施壓,所以行動最後多會不了了之,然後自定去留!

張宇人在無綫節目公開投訴妻子與子女開設銀行戶口交易美元也受到阻撓,其實是向人示弱的行為,與最新的強硬路線並不一致,此舉在建制派陣營內會有甚麼嚴重後果,暫時不會給外人看到,但飲食界議會代表換人之聲過去已甚囂塵上,只不過一直找不到更佳代表,以及不欲予反對派有機可乘,才暫時按兵不動而已。

建制派的政治及民意代表,如今無法不沉著應戰步步為營,以免墮入被制裁及起底深淵䧟阱,除了一早已下定決心全豁出去,但這多是年青一代為求上位才會作出的偏鋒選擇,且不論建制派與泛民陣營均會如此。

香港人是否已被迫上梁山,更多選民會支持激進的抗爭路線?單看最新的區議會選舉結果,當然無人能夠質疑,但立法會的35+計劃至今沒有人敢瞓身看好,反對候選人只能摸著石頭過河「自己顧自己」,因為不知選民認可及接受的激進程度「可以去到幾盡」,個人的號召力應定位於哪一點才最有勝算!

反之建制派的新三狼卻會有較大空間,因為走激進路線的同路人不多,地區鐵票亦不虞會受影響,對手要走鬥激路線,一定奉陪到底,且會有過之而無不及(KOL的競爭也如是),試問又怎會不脫頴而出!

本來傳媒對激進路線最表歡迎,然而國家法及國安辦一出,寒蟬效應立竿見影,特首與李家超等官員在沾沾自喜之餘,亦即變成過河卒子。泛民不論是否留任現屆立法會,又或是日後集體請辭,政府都一定企硬,傳媒的報道批評受制於國安法,將不易發揮作用,把市民的不滿變為投票的動力,因為任何支持抗爭的言論或策略分析,均易變成以言入罪分裂國家的指控,令人報道及發聲前必須三思!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9月26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小鬼知錯|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