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九一八生日頌|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美麗新世界|姚啟榮網誌

2020-9-28 23:23
字體: A A A

多年前來到澳洲,想起首次本地旅行,捨近圖遠,竟然選擇往塔斯馬尼亞一遊。這個最南方的州,面積六萬八千平方公里,聽說有澳洲最美麗的風光。在首府荷伯特(Hobart)下機,跟出租汽車公司的職員談起塔州,才知道有些人並不以為它有什麼特別,反而很不喜歡氣溫太寒冷。塔州靠近南極圈,凜冽的極地寒風吹至,當然會一般此新州寒冷。但偶爾聽天氣預報,最寒冷的大城市,原來就在新州境內的首都領地坎培拉。這個位於內陸的城市,受到乾燥的大陸氣候影,熱和冷都極端。荷伯特近海,冬天最冷低至攝氏五度。到了這時候,荷伯特市北高一千二百七十一公尺的威靈頓山,應該白雪靄靄了。

塔州暱稱Tassie,受保護的園林包括國家公園和列為世界自然遺產的地帶位於西南,佔全島百分之四十二的面積。地圖上這大片土地可以徒步前往,普通車輛禁止進入。許多旅行團可以安排短線和長線旅遊全島,觀光四至十四天。如果在荷伯特開始起行,向東到Bruny Island和Port Arthur,然後沿東岸到Wineglass Bay,北上返回另一個城市Launceston,往西走就會到搖籃山(Cradle Mountain),最後返回荷伯特完成了一個環島的旅程。其他的州面積雖大,可看的風㬌沒有那麼多,只有塔州才可以讓完全你走一趟。我的論文指導老師聽說我們要到塔州,建議不妨考慮西部的小鎮斯特拉恩(Strahan)。

斯特拉恩的確是小鎮。二〇一六年的人口為六百五十八人,四年後的今天,居民相信不會增加多少吧。從塔州北部大鎮Devonport駕車前去,也要兩小時四十三分鐘。Devonport有往來墨爾本的汽車輪船碼頭。獨家經營運載車輛和乘客的郵輪叫Spirit of Tasmania,單程九小時三十分鐘。郵輪曾經經營過由悉尼到Devonport的航程,推廣價中車輛的運載費為一澳元,實在非常便宜,不過正在猶豫之際,航線不受歡迎,結果停辦,只有墨爾本的航線維持。現在自駕到塔州未嘗不可,但要先駛七至八百公里到墨爾本登船,沒有兩至三天不行,往返就要一星期,比乘搭飛機,當然很不方便。還有塔州的A級公路尚算平坦,但許多B級和C級的路滿是沙泥,駕駛自己的寶駒上路,心痛不已,最後寧願花點錢使用出租汽車好了。

那麼斯特拉恩的吸引力在那裡?你可以在這個小漁村坐船沿Gordon河到塔州西部的Franklin-Gordon Wild Rivers國家公園,航程六小時。也可以乘坐叫West Coast Wilderness Railway蒸汽火車在國家公園穿越雨林。要在斯特拉恩旅遊,沒有一整天或是投宿一宵是沒有可能的事。記得兩次到訪,一次要趁天黑前趕路到四十一公里外的皇后鎮,另一次在滂沱大雨中來到,都沒有想過要停下來。只記得由Devonport一直駕車兼程趕來,疲憊不堪,沿途都沒有什麼好風景看。這樣長的一段旅程,就寄望於終站的斯特拉恩。其中一次西部連續下了幾天暴雨,部分道路封閉,斯特拉恩也在雨中失去了它的光彩。

斯特拉恩的西端有一個地方叫Macquarie Heads。最近新聞報導中,成為了一個熟悉的名字。Macquarie Heads是進入斯特拉恩的必經水道。這個水道狹窄,水流洶湧,因此稱為鬼門關(Hell Gates)。奇怪的是湧入的海水是由風、大氣壓力和雨水引導,與潮汐無關。三天前,約四百七十條領航鯨(pilot whales)走進這個海灣,擱淺在沙灘上。正常情況下,潮水上升,鯨魚可以脫困,自然游向大海。不過究竟為什麼這麼多鯨魚集體擱淺,無人知曉,如何救援也令人大傷腦筋。每條鯨魚有四公尺長,差不多一噸重,把牠移走,要六至八人一起進行。救援人員到場協助救起部分鯨魚,運到深海處得牠們重獲自由。但鯨魚太多,懂得救援的人也不足夠。有些人雖然熱心幫忙,但專家認為如果沒有救援經驗,可能有危險。鯨魚擱淺太久,很快便脫水瀕臨死亡。而且Macquarie Heads附近一帶只有水路到達,一般無法從陸上駕車來到,增加了拯救的困難。到如今差不多三百七十條死亡。

鯨魚是群體生存的動物。因此部分鯨魚擱淺,其他聞訊也會爭相前來。如果友伴選擇死亡,同伴也會效法。母鯨伴着幼鯨的屍體數天並非不常見。這次有些母鯨擱淺在沙灘上,幼鯨就在牠們身邊游來游去,不願離開。情況令人鼻酸。澳洲南部海域到南極圈之間,大概有二十萬條領航鯨。從一九九〇年到二〇〇八年間,塔州出現過三十宗鯨魚擱淺的報告,一千五百六十八條鯨魚死亡。以往的救援行動的成功歸功於人數和時間,許多鯨魚得到救援,放回深海中。但這一次幸運不來。大家現在要為如何處理鯨魚的屍首而頭痛不已。

斯特拉恩因為鯨魚擱淺而聲名大噪。靠近學校假期,原本許多一家大小前來享受美好大自然。看到如此多鯨魚屍體,恐怕會令小朋友的心靈受創。以旅遊為生計的行業也擔心旅客不敢前來。新冠疫情影響下,塔州封了關,不對其他州開放。本來我們想到塔州旅遊,因為新州疫情,塔州拒絕新州人來,我們只好取消旅館的訂房。誇州的人不來,本地人又卻步,斯特拉恩的旅遊業可能遭受雙重打擊。

對大自然的愛護是澳洲人生活的一部分。即使你不是一個動物愛好者,面對這樣的場景,也會無言以對。去年山林大火,葬身火海的樹熊大概三萬隻,百分之二十四樹熊的棲息地被焚毀。現時全國約有三十二萬隻樹熊,但專家預言二〇五〇年樹熊將會滅絕。山林大火中,鳥會飛,袋鼠會逃,但樹熊跑得太慢,恐怕會呆在當場。火焰高張,逃避到桉樹頂的樹熊難逃厄運,活活燒死。其次會滅絕的可能是袋熊(wombat)。袋熊也是笨笨的動物。牠們的棲息地在地下的洞穴,可能避過大火。但地上的食物燒光,牠們因此會餓死。但牠們的嗅覺靈敏,可以用食物吸引牠們出來救援。

說到底,人類的活動範圍擴大,動物的生存空間就會減少。砍伐樹木,破壞森林,植物倒下了,依附自然環境生存的動物也會受到影響。世界毀滅前,倖存者可能是人類。動物死光了,我想到人類的孤寂。這美麗的新世界,只剩下了虛擬空間和機器人。你還會高興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9月28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不情不願的「犧牲」|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