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一不做、二不休基因

范析852│立會單日錄「巴西式慘敗」 建制派壟斷議會廢武功

2014-7-10 09:13
字體: A A A

香港時間2014年7月9日,除了有萬千球迷親眼目睹在半個地球以外的巴西,在主場慘被德國以「七個一皮」屠殺大敗1比7,於江東父老面前創下國家足球隊史上最大敗仗外,在香港的「主場」,立法會也因被建制派「壟斷」,結果在一日內「連敗三回」,監察行政機關的功能消失殆盡。

吳亮星厚顏稱問心無愧

三場敗仗,先從早上由「長毛」梁國雄對財委會主席吳亮星提出不信任動議拉開序幕。在長毛早前入獄期間,吳亮星主持的財委會,粗暴通過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而他擔任主席時多次行事不公,又違反議事程序,早已引來極大爭議,連建制派中人也曾提出,建議他退位讓賢。

不過,昨日會上卻是一眾建制派議員群起護航,結果經過約2小時討論後,不信任動議一如所料遭否決,而贊成及反對票數,分別為22票和32票;換言之,就算27名泛民議員全數出席,其實亦無補於事。而逃過不信任動議的吳亮星,在總結發言時,就厚顏地指自己主持會議過程無偏私、問心無愧,又對於一些無理攻擊表示非常遺憾。

首仗落敗,同時落筆打三更!第二回合是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提交公開聆訊報告,針對審計署指「盛事基金」帳目同管理有問題,委員會對商經局及轄下的旅遊事務署管理不善表示極度遺憾。

陳鑑林反諉過盛事基金要求不合理

然而,如果大家不是太善忘,就必定記得「盛事基金」帳目混亂的問題來源之一,就是由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鑑林任召集人而舉行的龍獅節,有關的主辦機構,既未有就開支提供完整佐證文件,也沒有按要求在申請書及事後評核報告中,披露管理團隊及關聯組織涉及的利益問題,以至出現濫用撥款之情況,而主辦機構更曾被審計署狠批誇大了製造就業職位的數目,甚至把演出的學生也當工人計數。此外,還有行政會議成員兼立法會議員林健鋒,他本身正是「盛事基金」的主席,理應對審批問題難辭其咎。

可惜,帳委會的報告,都未有對兩人點名批評,「逃過一劫」的陳鑑林,就不認為是「放生」,更反駁指自己在事件中沒有責任,認為根本是盛事基金對創造職位的要求不合理,「我完全不同意所謂有放生或不放生情況出現,因為我們只不過是盛事基金內其中一個活動的主辦機構。我們是向政府帳目委員會去提供一些證據,使政府帳目委員會更了解我們在舉辦活動時,盛事基金對我們的監察與指導,或者在我們報告提交各方面,他們的工作做得好與不好。」

問題是,陳鑑林如果認為基金的申請要求不合理,大可不作申請,焉可以獲得了公帑贊助後,卻反過來不履行要求?然後再大條道理為自己開脫,所反映的,是有人公然視合約精神如無物,更完全無視有關的贊助,實是納稅人的血汗錢。

當然,帳委會的報告未有狠斥兩人,跟帳目委員會組成的成員也大有關係!2013至2014年度的帳委會,成員只有7人,當中建制派佔4名,包括任主席的石禮謙及副主席謝偉俊,此外還有陳克勤及吳亮星;至於泛民的成員,就有梁家傑、黃毓民及梁繼昌。事實上,三人在會上已多次開火炮擊,但最後明顯仍是於事無補。當然,三人事後未有發表「小眾報告」,同樣也值公眾討論。

建制派拒「譴責」湯顯明

至於「重頭戲」,是「調查湯顯明先生任職廉政專員期間的外訪、酬酢、餽贈及收受禮物事宜專責委員會」發表的調查報告。必須指出,泛民其實曾提出動用「權力及特權法」來調查湯顯明,但卻被建制派群起反對,結果泛民在無計可施下,才運用立會《議事規則》20條提交呈請書,由20名議員起立啟動成立專責委員會。正因泛民的鍥而不捨,才成功對湯顯明展開調查,但卻因為沒有特權法的權力,專責委員會不能傳召證人,只能由有關人士自願出席。

專責委員會提交報告,指湯顯明漠視節約、避免奢華原則,無恰當使用酌情決定權,令廉署聲譽蒙污,但指由於缺乏證據,故未能推斷湯顯明在外訪及收禮上違規。而委員會同時對於廉署以不希望影響刑事調查為由,拒絕提交湯顯明外訪、酬酢等資料表示遺憾,認為不可接受。

然而,專責委員中的5名泛民議員,卻沒有簽署確認報告,而是另外提交一份「小眾報告」,原因之一,是由於委員會的報告拒絕加入「譴責」等較強烈的字眼,有份提交「小眾報告」的公民黨郭榮鏗指,曾提出想就湯顯明飲烈酒,將風氣帶入廉署或舉辦卡拉OK、飲啤酒大賽等予以譴責,認為他這樣做會破壞廉署形象,「可惜這些字眼,於委員會中被建制派刪除了。」

泛民批報告用字「和稀泥」

至於8名簽署了報告的建制派議員,包括經民聯「法律學者」梁美芬,就如此解釋:「專員行使酌情權時,我們認為應有更嚴格標準,但作風及法律是兩回事,如有些指控是違法,我認為委員會未有足夠證據作結論,這應由執法部門繼續跟進。」委員會主席葉國謙也為報告護航,強調是以事實為基礎:「我們是基於事實,在事實的基礎上作判斷,我們沒有刻意做甚麼降溫,沒有刻意淡化。我們的結論是有任何的用詞,我們都不能夠是想像出來的用詞。」

不過,郭榮鏗就批評報告很明顯想降溫或將事件淡化:「用很『和稀泥』的字眼,例如『不恰當』,我們香港人是不會接受,亦予以強烈譴責,因為是破壞了廉署聲譽。」而老范有所疑問的是,「譴責」等較強烈的字眼,究竟跟梁美芬稱的「法律」有何關係?何以「譴責」湯顯明的行事不當,會變成應由執法部門繼續跟進呢?

當然,「和稀泥」的報告最終可以「公諸於世」,再一次是建制派「居功至偉」,雖然口口聲聲反對調查湯顯明,但建制派卻照樣爭取加入成為委員會的成員,於是13名的委員,又由建制派佔大多數,只有8人,分別是葉國謙、陳克勤、梁美芬、黃國健、謝偉俊、盧偉國、鍾國斌及謝偉銓,而泛民就只有5人成功加入,分別是何秀蘭、涂謹申、黃毓民、梁繼昌和郭榮鏗,一如他們自行發表的報告,5人在委員會中確是「小眾」。

老范日前就立法會點算人數的拉布分析中,曾指出現時建制派幾乎佔立法會的大比數,共有43人,而正因為這個「壟斷」優勢,令建制派可理所當然出任不同的小組委員會主席,以至就算如吳亮星般主持會議不公平時,在建制派的護駕下,主席一職必定穩如泰山,而任何針對建制派及政府的負面動議,也一定會被否決。

不過,返回核心問題,立法會的主要功能及角色,正是由代議士監察政府的行政機關,但功能組別的存在,有議員是維護私利多於公眾利益,而每當指揮棒一揮,建制派議員更會立時歸位,結果監察的職能便被盡廢武功,就如失了味的鹽,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10日 上午9:1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前宗主境遇竟同 英國也有「蝗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