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自從那件事之後,他們就……|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這個春天|姚啟榮網誌

2020-10-12 23:23
字體: A A A

放了一個星期假,這五天加上兩個週末,一日公眾假期,變成連續八天,本來可以遠行。但新州疫情持續,零星的感染足以令其他州遲遲不開關,在州內遊玩就是最簡單的假期。這個公眾假期叫勞動節,也在中小學的兩週假期之內。學生和家長一起放假消閑,遠郊近郊人山人海少不了。同事趁假期開始,就和幾個朋友南下到傑爾維斯灣(Jarvis Bay)裡的蜜月灣(Honeymoon Bay)露營兩天。他們還要選擇早一天在星期五日間出發。因為根據經驗,許多住在悉尼的家庭,在星期五下課後便駕車直接趕過來,希望儘早佔得有限的營地。他展示網上的營地資料給我看。原來沿道路兩旁,有六十二個劃出的地區給人搭建帳篷。營地收費兩人每晚十五澳元,額外每位五澳元,十六歲以下小童免費。使用營地是先到先得,到了營地才在辦事處付款。傑爾維斯灣距離悉尼市中心二百二十九公里,車行差不多三小時。對於喜愛戶外活動的悉尼人,一點也不算遠。這裡有山徑遠足,也有美麗的海水給你暢泳。

悉尼東部的海岸線,七十個可以衝浪的沙灘由南到北,讓樂水的智者有足夠的選擇。記得以前在香港時有一個風水大師說過,擁有無敵海景也不可以一望無際啊,要有一個小島在水中央,才可以把傾瀉而出的財富截住嘛。只有在悉尼灣的海景豪宅方能望見對岸,但市值要數十億,的確可望而不可及。想要海景又要價錢合理,便要搬離悉尼市。像蜜月灣的地方,就是為喜愛偶爾遠離塵俗的人而設。平日上下班住在悉尼交通方便的地區,週末假日便驅車外出,盡情享受陽光和海灘。這個簡單的生活,其實並非不可能。

疫情發展下去,到底何時能夠走出新州,已經再不是指日可待了。大家也不相信隨便可以離開澳洲大陸到其他國家去,除非你是達官貴人,或是有非常的理由。今天的悉尼晨鋒報的頭條,便是提醒大家不要幻想明年可以自由自在到美洲或歐洲旅行。旅遊部長勸告大家,最近美國和和歐洲的疫情如此反覆,大家要有心理準備不能前往。聯邦政府也只會打算和附近一些疫情漸退的國家啟動旅遊圈(bubble),容許居民往來旅遊。新西蘭控制疫症非常成功,所以由十月十六日開始,北領地和新州歡迎新西蘭人到來,而且寬鬆的不用接受十四日的隔離。不過新西蘭政府還是斬釘截鐵,並不禮尚往來。我們還不能飛到新西蘭旅遊,除非連續一個月沒有本地感染的個案。

你看,彼此對疫情的控制不同,確實令旅遊業不復舊時。暫時也看不到有什麼奇蹟令個案完全消失。除非我們蒙上眼睛,以為零星的感染沒有帶來新一波的社區爆發。數天前到附近的一個購物商場,看見大家生活恍似如常。售賣午餐的美食廣場擠滿人,那一點五公尺的社交疏離當然不存在。即使桌子貼上不准使用的標貼,但太多人了,大家都若無其事坐下。戴上口罩的人也是寥寥可數,和瘟疫前的情況並無什麼分別。對商戶來說是好事吧。但如此輕鬆的心態,更容易令感染的機會增加起來。這數天的新增個案,帶菌者活躍的社區範圍,已經擴至火車上、藥房和超級市場。稍一不慎打個噴嚏,頓時懷疑自己是否染上花粉熱、流行性感冒或者新冠肺炎。

究竟本地感染的個案如何得來?撇除回國的帶菌者,為什麼本地還有感染?至於政府推出COVIDSafe這個手機程式,我不知道能否幫助對抗病毒,但起碼我知道每日更新的數字,例如增加的個案、總感染人數、復原人數和死亡人數。我的同事為了工作需要,已經檢測了數次。即使檢測過了,不保證永遠安全,所以無人提倡採用類似健康碼來防疫。潛伏的隱形的病人,實在令政府頭痛不已。只有出現疫苗,才令大家覺得安全。但似乎疫苗目前仍然遙遠不可及。

住在維州的朋友,相信還是最難受。因為今天仍有新增十二增感染,本來計劃下週解除禁令,但州長宣佈繼續封城的措施。想外出的朋友,只好暫時在家中用餐,或者叫外賣好了。至於我們新州,即使人流無復當年,也不應該放鬆。跟我家附近商場的美食廣場售賣中式餸菜的老闆聊一聊,也知道和以往比較,生意還是相差甚遠。商場內的部分座位,也給布條封了起來,或者貼上不准使用的字句,保證大家有合理的一點五米距離。這個商場沒有戲院,卻有一間健身中心。不久之前政府發現一個肺炎戴菌者使用過,向公眾發出警告。看來在許多的社區中,沒有什麼所謂絕對安全的地方,只能做好三件事:保持社交疏離,經常洗手和戴上口罩。

在購物商場流連這習慣,應該不妨在瘟疫蔓延時戒除。一家大小到郊遊去,未嘗不是一個更好的消遣妙法。我們叫熱,本地人普遍叫較暖;我們叫冷,本地人普遍叫較涼。春天剛開始,日間氣溫已經間中上升到攝氏二十多度到三十度,但早晩只是十多度。二十多度當然還不算是熱,的確只能算是暖,如果穿上薄薄的衣服,在樹蔭下還可以享受涼意。除了海灘欣賞綠水白浪,我們還可以登山,藍山和南部高原都是郊遊好地方。個多月前到考拉(Cowra)賞油菜花田,至今還在回味。原來考拉南下沿途到南部高原一帶,也是美絕的金黃油菜花田。趁著長週末和學校假期,大批人湧到貝里瑪(Berrima)鎮附近欣賞油菜花田,由早到晚,絡繹不絕。其中一個油菜花田農場的主人Peter Brooks除了發現每天至少有三十至四十輛車停在公路旁外,還有許多攝影愛好者跨越圍欄,走進他的田裡,直接踐踏在花上做出種種高難度的拍攝動作。結果許多菜地受到破壞。

貝里瑪鎮以鬱金香節著名,今年因為瘟情取消了,大家轉而觀賞油菜花田。那次在考拉附近拍攝油菜花,碰巧看見兩名亞洲人模樣的大叔和大嬸剛從一片油菜田走出來。大嬸提着薄薄的紗巾,面露滿足的神情。肆無忌憚破壞別人的莊園,原來為的只是一己私慾。這種心態,真的非常要不得。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0月12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台工會就利君雅被延長試用期見管理層 要求對事件要有「公道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