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坑講呢啲網誌│砌生豬肉

轉載│放下怨恨 重返真普聯 -人民力量回何俊仁

2014-7-10 18:41
字體: A A A

(編按:人民力量政制發言人劉嘉鴻來郵指,有關民主黨何俊仁本週一在《信報》的文章,回應練乙錚日前批評該黨的文章。何文有多處不實的說法,故希望轉載他回應的文章,以平衡各方論點,供公眾評價各方是非。現全文轉載如下。)

=====

民主黨何俊仁議員日前在《信報》撰文,回應練乙錚先生對民主黨決定退出真普聯的批評。可惜該文內容與其說是回應練先生的批評,不如說是借機繼續攻擊人民力量。所以筆者不得不撰文回應。

何俊仁文中所謂不能再和人民力量合作的論點,對關心政治的香港市民來說,可以說是舊得不能再舊的老調重彈,毫無新意,筆者不打算長篇累牘逐點細緻反駁。茲簡單回應何文中幾點不實的說法:

一)何俊仁對月前民主黨與「和平佔中」宣誓時被「佔中後援會」成員到場批評,表示憤慨,並以此作為不能和人力合作的原因。有關「佔中後援會」和民主黨之間的分歧及當中是非,大家可參考事後李怡先生和民主黨在《蘋果日報》刊登的數篇文章往來,此處不論。重點是,人民力量和「佔中後援會」根本無任何從屬關係。「佔中後援會」確實有人民力量成員的參與,但若「佔中後援會」與民主黨的爭坳可以算入人民力量的話,那坊間因為李永達身為香港2020總監,對民主黨暗中支持陳方安生無公民提名方案的指控,一樣可以成立。事實上,民主黨從無在真普聯內因「佔中後援會」一事向人民力量抗議,足證民主黨也並不認為該事對兩者在真普聯的合作有影響。現在何俊仁無故提起,令人莫名其妙;

二)「和平佔中」商討日三中有參與者與「和平佔中」義工發生口角,何俊仁說這與人力成員有關,筆者只能不怒反笑。冒犯說句,何俊仁議員也許近年忙於議會工作,與急速壯大的社運圈子似乎有點脫節,於是只懂把他不喜歡的社運人士歸入人民力量。殊不知現時社運團體林立,採取較為激烈言詞的組織,比何俊仁想像中更多,部分對人民力量的怨恨,甚至遠在民主黨之上。當日與「和平佔中」義工口角的人士,根本並非人民力量成員。陳健民教授當日亦曾向筆者表達他理解該批人士與人力無關。

但令筆者更不解的是,何以民主黨會把「和平佔中」的事件與真普聯掛鉤,導致要退出真普聯呢?人民力量將會全力支持「和平佔中」行動,難道民主黨因為人力的參與,而退出「和平佔中」嗎?這當然是不應和不會發生的事。

三)有關「商討日三」的投票問題,月前媒體已有大幅報道,本來不必再花唇舌爭論。但筆者必須反駁何俊仁指人民力量在支持「真普聯方案」上反覆的說法。人民力量由始至終支持「真普聯方案」,在會內多番出力為方案作宣傳,這點召集人鄭宇碩教授可以做證。至於「商討日三」的投票策略,人民力量和社民連在之前的記者會上清楚表明支持三個特首選舉方案入圍,包括「真普聯方案」、「學界方案」及「人民力量方案」,希望保證全數方案包含公民提名,令整個民主運動能夠聚焦。「人社」在記者會清楚表明由於「商討日三」純為選出三個候選方案供全港市民投票,而「真普聯方案」及「學界方案」明顯在支持度上篤定出線,所以呼籲支持者可投「人民力量方案」,到選出候選方案後則全投「真普聯方案」,祈能在最終電子公投中勝出。最後「真普聯方案」亦如願奪魁。「人社」支持「真普聯方案」之心,從來不變。

有趣的是,何俊仁文中對社民連採取相同策略,隻字不提,卻只針對人力。更有趣的是,真普聯成員中,公民黨湯家驊議員公開推銷其個人方案、郭榮鏗議員在商討日中對「真普聯方案」批評有加、陳家洛議員公開說投了「學界方案」一票,民主黨都視以不見,不發一言。早前四位真普聯立法會議員公開推廣「湯家驊方案」,人民力量曾在真普聯內表示抗議,但民主黨代表卻表示包容。種種雙重標準的行徑,筆者只能得出一個結論:民主黨所謂不能和人民力量合作的根本原因,其實主要是積累已久對人民力量的怨恨。

人民力量和民主黨之間的矛盾,關鍵是上次的政改方案。筆者不諱言,人民力量對民主黨會否再次在政改中倒戈支持政府,仍然有很大的介心。因此,自真普聯成立以來,人民力量和民主黨亦多次公開互相批評。然而,筆者希望民主黨諸君能夠明白,多得召集人鄭宇碩教授一年多來的努力,居中斡旋,真普聯能夠繼續運作至今,令「真普聯方案」成為「和平佔中」的特首選舉方案,實在是各個民主派多番忍讓及顧全大局下所創造出來的奇跡。事實上,何俊仁文中及前述的種種爭論,全都在「和平佔中」電子公投之前所發生。但面對北京政府的強烈打壓,八十萬市民仍然決定參與電子公投以表抗議,七十二萬市民清楚表明支持公民提名,三十三萬市民支持「真普聯方案」,這全都是團結民主運動的聲音。這些市民清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10日 下午6:4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僅五成港男 咳嗽打噴嚏時會掩口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