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狂吹深港「強強聯手」,何解實聽吔蕉?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們與惡的距離,有那麼遠嗎?|陳頌紅網誌

2020-10-20 14:38
字體: A A A

很久沒有煲劇,最近卻一口氣煲完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

故事圍繞著一宗隨機殺人案。兇手被定罪後,他的家人一直受到騷擾和攻擊。兇手父母經營麵店,但不斷遭到搗亂,又經常收到電話恐嚇,被迫結業。

兇手的父母和妹妹,本來想去受害者的喪禮上香,跟他們的家人道歉,但在靈堂外看到這麼多人傷痛欲絕,自責得鼓不起勇氣走進去。他們賣掉房子,想把錢賠給受害者家人,卻得不到原諒。

兇手父親受良心責備,用酗酒來逃避現實,兇手的妹妹不洗澡不上學,兩年來像活死人一樣。母親不忍女兒受累,帶她去改名,再給她一點錢,求她離開。她說:「家裡死三個人就好,不能連你也葬在這裡。」

在一宗殺人事件中,受害的不獨是死傷者和他們的家人。加害者的家庭,同樣萬劫不復。二oo八年日本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發生後,兇手的父母和弟弟,一直活在歉疚與惶恐中。最終兇手母親被送入精神病院,父親躲到鄉間隱居,弟弟忍受不了非人生活,遺下一本手記,寫了「加害者家人是不能擁有幸福的」等絕望字句,了結二十八歲的生命。殺人者罪有應得,但家人往往被迫陪葬。

在這類慘案發生後,大家都好奇是什麼樣的家庭,才會「培育」出一個冷血兇手。父母是否不懂管教,家人關係是否疏離,兇手有沒有童年陰影,都成為媒體追查焦點。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兇手家人同樣受到社會指摘和不友善追蹤,身心所受之壓力與傷害像無期徒刑,永不超生。他媽媽哭著說:「是我們太忙太自私,沒時間跟小孩聊天,才會教出一個變態?全天下沒有一個爸爸媽媽,要花二十年去養一個殺人犯。」兇手妹妹也問:「我哥哥是殺了很多人,但我跟我的家人,就連活下去的權利都沒有嗎?」

最初作惡的是兇手,之後是誰?我們與惡的距離,可能並沒那麼遠。

(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宣傳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0月20日 下午2:3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嶼山填海】無視習近平倡保育照推「明日大嶼」 林鄭:社會不讓政府碰郊野公園和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