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歌德的心得|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放不下就放不下|陳頌紅網誌

2020-10-21 23:00
字體: A A A

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兒被殺,作為父母,需要多久才能放下?三年、五年、十年?也許,永遠不。即使兇手真心知錯,願意承擔刑責,但對於受害者家人來說,傷痛無法彌補。

諷刺的是,兇手往往是事件中唯一可以重獲新生的人。他知錯,他悔改,他透過接受應有懲罰,為自己的過錯付出代價。若干年後,法律上的刑責盡夠了,他仍能再吸一口新鮮空氣,過這一世的第二輩子。

然而死者徒有「安息」二字,卻無法重生。死者家人的日子也不再一樣。他們生命中某一部分,隨著深愛的死去,回不來。他們不像犯錯的人,有一個限期受罰。他們沒有。心裡的苦不會因為滿了五年期、十年期,就可以消失而後忘記。

美國犯罪學家Deborah Schurman-Kauflin指出,受害者家人最難走的路,並非面對悲劇的一刻,而是往後漫長的日子。要如何爬出深坑,不再重複墮入哀痛裡面,最為折磨。有時他們還被迫面對無形的壓力──親友、同事、教友開解他們之餘,力勸他們放下,甚至請他們嘗試寬恕有悔意的兇手,以為這才能令他們得到解脫。

Schurman-Kauflin卻認為,雖然寬恕有助減輕憤恨,但大前題是必須真心寬恕。如果受害者家人為了迫使自己放下,勉強寬恕兇手,內心深處並非真正釋懷,這種背叛自己感受的做法,形成心理上內外不協調,結果造成更大及更長遠傷害。

而有些時候,他們為了逃避身邊好心人的過度熱心關懷,會假放下、裝開心,甚至不敢再跟別人分享內心想法,隨時變得更孤立無援。

紐約霍夫斯特拉大學應用倫理學講師Arthur Dobrin也指出,該生氣、該憤恨的事情,不應啞忍。寬恕與公道,很多時候是對立的。對於受害者家人,首先應坦然面對自己最真實的感覺。

恨就恨,放不下就放不下,何必勉強自己寬恕一些根本不想去原諒的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0月21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謝偉俊稱香港各方面正喪失自治 林鄭管治添制肘中聯辦角色趨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