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銅獅完成修復今揭幕 王冬勝:無論順境逆境已成香港歷史一部分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人生是一場最爛的笑話|陳頌紅網誌

2020-10-22 16:54
字體: A A A

當人生是一場最爛的笑話,那該放任地笑,還是盡情地哭?

最悲哀的人,職業是逗人開心的小丑,夢想是令人歡笑的楝篤笑表演者。每當他緊張、不安、痛苦的時候,第一個反應竟然是無法自控地狂笑。笑到呼吸困難,笑到臉容扭曲。他的世界,早已比外面殘酷的世界更瘋狂。

外國一些媒體、家長及宗教組織,批評電影《Joker小丑》宣揚暴力美。以精神病去為變態殺人魔開脫,以童年陰影和悲慘遭遇把暴力合理化,將一個醜惡暴徒的劣行,浪漫化成對不公義社會的反抗。

然而電影要描寫的,是否「另一個變態殺人魔」而已(以下內容有輕微劇透)?小丑說,像他這樣一個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即使橫屍街頭,大家只會跨過他的屍體,沒有人會在乎。而高高在上,有名譽有地位的有錢人,可以隨便稱呼他們為「小丑」,肆意踐踏他們、蹂躪他們,根本不曾真正關心他們死活。

小丑沒努力過嗎?他有,努力得很。只為一件毫不值錢的工作道具,他追了九條街,還被打傷。結果卻很諷刺。他相信同事真心為他設想,萬萬料不到,在緊要關頭,同事編故事去誣衊他。以為事業有轉機,原來只是被嘲諷的工具。他為一生潦倒的癡情母親出頭,換回來卻是更沉重之打撃。

他不斷與他支離破碎的人生角力,可惜總是以失敗告終。他在一個看不到陸地的大海中拚命地游,心裡面卻很清楚,游至筋疲力竭而淹死,也不可能到達彼岸。

小丑化妝下的笑,是苦笑;因腦病而失控大笑的笑,是慘笑。

在二o一六年的電影《蝙蝠俠:致命玩笑》中,小丑說:「我與這世界的距離,就是某一個糟透了的日子。」他認為(也證明了),只要面對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最理智的人都會變成瘋子。何況,當人生中的每一天,都同樣糟糕。

在這個假道德假正義假公平的世界,本來就不好笑。

(圖片來源:電影《Joker小丑》預告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0月22日 下午4: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涉暴動中大生據報獲德國難民身份 張建宗晤德駐港領事表明強烈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