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選舉終極辯論,侵侵邊句說話絕殺拜登?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死後更淒涼|陳頌紅網誌

2020-10-23 15:19
字體: A A A

重陽節前的星期天,如往年一樣去柴灣拜山。當日氣溫只有二十三度,微微陽光,加上陣陣涼風和樹葉香,舒服得像郊遊。

重陽節拜山的人,明顯比清明節少,沿途碰見的,幾乎都是中老年人。

我和丈夫拜祭祖母時,遇到一對起碼八十歲的公公婆婆。看到他們吃力地移動地上的香燭爐,連忙走過去幫忙。公公的腰彎得厲害,婆婆也要用拐杖幫助走路。沒八卦他們拜祭的是誰,但彎著腰、撐著拐杖還要前來,定必是一個重要的人。

離開的時候,聽到走在前面一個中年男人,跟他身旁的老婦說:「媽,若你覺得累就告訴我,我們可以停在一旁歇息。」他媽媽跟之前那位婆婆一樣,都要用拐杖。她搖一搖手上拐杖,以示不必休息,「將來有一天,我將會在這裡『長抖』,所以現在不想在這裡『抖』。」一家人在笑。

因為這兩位老人家,想起了丈夫的爸爸。他九十幾歲時,依然堅持每年兩次拜祭早逝的妻子。她的墓碑在山腰位置,即使乘的士到達天主教墳場門口,下車後仍要走幾十級陡峭梯級。我和丈夫通常先去哥連臣角火葬場的第一站,再反方向下山去天主教墳場,這路程不難走,但都感到膝腿痠軟。很難想像九十幾歲的人,憑什麼意志上幾十級樓梯。就像那些要扶拐杖的老人家,千辛萬苦去拜山,到底要為子孫樹立榜樣,希望他們將來也記得探望自己;抑或,無論過了幾多年,始終捨不得躺在泥土下、牆壁裡的至親至愛。

我和丈夫沒這個煩惱。無兒無女,不會有人來拜山。有墳有碑,但野草叢生,豈不更落泊悲涼。與其又寂寞又妒忌地看著周圍鄰居收花、飲酒、吃燒肉、剝花生,倒不如認真考慮回歸自然。

人生在世,身心都真正自由的日子,幾乎是零。若死後還被困於一個小小骨灰龕中,孤伶伶地跟陌生者為鄰,單是想像已覺得死後更淒涼。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0月23日 下午3:1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新增4宗確診無源頭不明個案 29歲男患者居南丫島大灣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