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Chan網誌│「香港人」是價值共同體,還是利益共同體?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天堂上的地獄

2014-1-1 12:30
字體: A A A

每一個人一生中都肯定會做過飛行的夢。大部分人的飛行夢都不能夠實現。小部分人的飛行夢實現了,卻付出了極之沉重的代價。

這,就是我看罷《風起了》之後的最深體會。

宮崎駿透過自小熱愛飛行的男主角堀越二郎夢見偉大的飛機設計師卡普羅尼,而道出這個沉重的飛行夢。

卡普羅尼先是對少年二郎說:「聽好了,日本的少年啊!飛機並非戰爭的道具,也不是經商的手段……飛機是美麗的夢想,而設計師則是賦予夢想形狀。」這句話決定了二郎的未來,以至成為命書的壓卷語。道可道,非常道;道能道,自求我道。

然後,在戰雲密布的背景下,卡普羅尼就對青年二郎說:「人類想在空中飛行的夢想,也算一個被詛咒的夢想。因為飛機背負着殺戮及破壞的宿命。」

最後,二戰過後,中年二郎在夢中與卡普羅尼展開了這樣的一段對話。

中年二郎:「卡普羅尼先生,這裏是我們初次見面的草原。」

卡普羅尼:「我們的夢想王國。」

中年二郎:「我以為是地獄。」

卡普羅尼:「有些不同卻又有所相同……你的十年過得如何啊?盡全力了嗎?」

中年二郎:「是的,雖然最後已心力交瘁。」

卡普羅尼:「因為摧毀了國家啊。那是你的零式戰機吧?」(按:二郎終於實現了他的飛行夢,創造出當時來說最完美的飛機,可惜,同時是殺人兇器。)

卡普羅尼續道:「真美呀!做得很好。」

中年二郎:「一架都沒有回來。」

卡普羅尼:「無人存活歸來……飛機是個美麗卻受詛咒的夢想,所有一切都被天空吞噬了。」

由成名作《風之谷》開始,到收山作《風起了》,宮崎駿可謂「御風而來,乘風歸去」,而寄託在風中的,就是他畢生的飛行夢。

三十多年來,他不斷用畫筆賦予這個飛行夢形狀。

這個夢,有時像天堂,有時像地獄,而更多的時候像天堂上的地獄。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日 下午1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電話的不可思議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