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療傷|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搬家|姚啟榮網誌

2020-10-26 23:23
字體: A A A

澳洲廣播公司的網站報導,一對悉尼夫婦買下塔州首府霍巴特(Hobart)的一間獨立屋,準備遷到那裡住。塔州正在準備對其他州開放邊關,但維州和新州疫情持續,所以飛往親自參觀物業根本不可能。兩人都是從地產網站上看過它的資料,考慮了一天便下決定購買。看樣子他們都五十開外,正如他們說,多年來看過無數房子,遇到這一間,難得條件全部符合。正如許多朋友知道你要購買獨立屋,都異口同聲說,看來你要打算看看約一百間的房子,才可以有個理想家園的概念啊。這一百間房子,在悉尼市的範圍周邊,還不算什麼一回事,一個星期六,總可以看到三至四間。但看也不看而下決定的本地人,實在少數。不過疫情下,沒有什麼是慣常。網上購物流行,車子可以購買,物業也不是什麼特別。

記得第一次可以在網上訂購的車子是Mercedes Benz的Smart小車。對它的外型有興趣,於是到陳列室找個經紀試車。經紀是本地人,反而沒有華人經紀那種咄咄迫人的心態。安排和我駕契了三十分鐘,只是從容介紹車子的好處。這部只有兩座位的車,外型上真的小得沒話可說。但坐在駕駛座上,旁邊是經紀,一點侷促的感覺也沒有。除了玻璃窗子,車頂也是玻璃,感覺和外邊那麼接近,空間廣闊。唯一缺點是馬力小,上斜路時引擎發出聲音投訴。試車完了,經紀說有興趣的話就給我電話,或到網上瀏覽資料好了。網上列明型號、顏色和價錢,作好選擇,按下遞交,代理自然會跟進處理。當時只覺得車子太小,但小車其實有許多好處,起碼不用佔據了整個車庫。現在要找小車,只能找到日本的豐田和南韓的Kia。Smart比它們更小,卻已經早退出了澳洲新車市場。想到澳洲的一些胖子坐進去,差不多佔了三分之二的車廂,可能坐得很痛苦了。可能就是過小,澳洲沒有它的生存空間。這段疫情持續期間,買車人少了,試車的人也不會太多。有些汽車品牌特別推出網上訂購,在電視上的廣告中說車行照常營業,訂好的車子會親自送到府上。為了爭取顧客滿意,果然是非常認真,招呼周到。

大城市如悉尼和墨爾本的物業市道,衰落都較顯著。悉尼沒有了遊客,也沒有海外學生到來,自然雪上加霜。聯邦政府的內閣剛開過會,決定每星期增加二百九十人入境。原來真的有杯水車薪這回事。回復到繁榮的光景,恐怕都不會是朝夕吧。現在大家熱烈討論的是「回到以前」,即所謂back to normal。但也許正確的說是Post-COVID。大家要知道,瘟疫後一切不可能回到以前了。大家以前面對面開會,在會議室排排坐,對着大屏幕做PowerPoint演講。現在大家在電腦螢幕上開視像會議,反而更清楚,更䀡心,也不用浪費紙張打印傳䦧文件。到底那個是常態,那個較令人歡喜?用視像開會的話,大家都可以在家,也可以在辦公室,甚至在咖啡店工作。不過許多高層人士心目中的所謂正常,就是回到辦公室裡去面對面。

看來辦公室也許要重新定義了。對某些行業來說,會議不過是一個平台,面對面也好,網上也可以。疫情持續之下,大家不想回市中心的辦公室,遊客也沒有了,因此那裡的租金和房間的價格就沒有可能仍然維持在高位。根據一些報導,悉尼單位的價格下跌了百分之十,房屋下跌了百分之五。但有人懷疑這個百分比不是最新的數據,因為許多地產公司沒有更新,也不願意更新,因為他們不想數字影響了大家的印象。事實上,市中心的物業市道差,其他零售行業的經營也好不到那裡。例如餐廳、快餐店和咖啡館,一定大受打擊。至於唐人物,這個靠遊客和同胞支撐的景點,也絕對不會有什麼好市道。回國禮品的商舖的生意,也許受到更大的影響。

工作環境改變,絕對影響物業。市中心的物業價格高是事實。現在有些本來在市郊的人趁租金下跌搬回去,也有人因為可以在家工作搬到市郊。說明市場果然是流動的,沒有一面倒的情況。只是需求減少,價格下跌仍然持續。星期六的樓市的拍賣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七十四,仍然不俗。而整體的拍賣物業數字只有六百多,足以說明大家願意出售和購買的意欲都相對減少了,但比較五月時的二百多,已經收回不少失地。星期六一向是參觀樓盤和拍賣物業的繁忙的一天。想要了解一下樓市的現況,不要錯過拍賣會。有許多海外買家,都是通過電話進行拍賣,並沒有親身到來。所以悉尼人要買塔州物業,通過經紀安排,有何驚奇?聽說有些身處海外的買家,都是如此這般隔山買牛。樓市曾經如此暢旺,應該歸功於海外的投資者。現在的物業推介網站,有每個物業的詳細資料:圖片、平面圖已經是必須,甚至附上一段短錄像,裡面有經紀講解,也有巡視大部分的地方,令人有一個較為詳細的印象。

在悉尼第一年我們住在大學國際學生宿舍,教學大樓都是一石之遙。但校方打算拆卸它重建為高層宿舍。大學附近的公寓和房子依然是租金回報最好的地方。如果不開關讓海外學生回來,恐怕這些單位的投資者將要面臨嚴重的損失。大學區附近是交通方便,但也是品流複雜,不能長往久安的地方。現在大家逐漸習慣在家上班,如果管理層不反對,將會是一個新的工作模式。這個模式令大家不再每天花許多時間,從市郊回到市中心上班,減輕了交通的負荷,也會令人搬到租金和房子價格相對便宜的市郊。

市中心距離我家四十分鐘車程。如果一天能夠節省一小時三十分鐘的交通時間,當然極好。大家重視的work life balance,道理在於平衡這一點上。這裡合約上列明的每週三十五小時工作,是一個公平的交易。搬家到市郊,把家中的一部分地劃出來做工作間,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住在藍山享受鳥語花香,住在中央海岸與水為伴。人事紛擾,在靜下的一刻才發現,你最需要的,只是一個小小的空間在磚瓦下,讓你的思想有個悠長的假期。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0月2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大學生會憂黨委背景學者任副校 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定「土崩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