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國泰不再民安|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日本式浪漫|陳頌紅網誌

2020-11-1 21:00
字體: A A A

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前館長、國寶級美術史論大家高階秀爾在《日本人眼中的美》一書中,提到他老師講過的一件小事:老師留學美國時,要做一個人類動物觀的研究。在擬定的問卷中,是一些「你認為最美的動物是什麼」之類的問題,然後根據調查對象的種族、性別、年齡、職業、宗教等,分析他們的動物觀差異。

過程很順利。老師回到日本後,打算重複做一次調查,以便比對美國與日本動物觀之不同。可是日本受訪者的答案,卻令老師感到頭痛。在美國,受訪者會直接回答「最美動物」是馬,是獅子,但很多日本人的答案卻含糊不清。他們不會直接說心目中最美的動物是鳥,而是形容「漫天晚霞中一群小鳥突然飛起來的情景」。由於這些答案無法歸類,老師惟有放棄調查。

高階秀爾覺得這個例子,正好體現了日本人跟西方人截然不同的審美觀。

在他眼中,西洋世界的美傾向以實物去捕捉,並有明確秩序或規條。譬如左右對稱、黃金比例,都有一個基準。大衛像、維納斯像、蒙娜麗莎,都屬於這種美。但日本人認為美並非「什麼是美」,而是「怎樣才會產生美」,是一種「狀況之美」,有別於西方「實體之美」。

高階秀爾解釋,日本人對身邊狀況很敏感,認為美不會永恆,必須抓緊當下最美一刻,好好記住,所以他們熱中賞櫻、賞紅葉、賞雪,就是因為這些景色會隨季節流逝。

他還以明信片來說明日本與西方的不同。無論是法國或意大利,大部分西歐國家的明信片構圖都摒棄多餘景觀,從正面拍攝景物,把它置於中央最大位置。但日本的明信片除了景物外,還會有花有葉有雪,有晨曦有晚霞,建築與自然景色融為一體,甚少只拍攝建築物本身。

「日本人不是依靠物質上的堅固來承載記憶,而是在自然輪迴中發現記憶的可靠。」日本人的浪漫,興許如此。

(圖片來源:Visit Japan [email protected]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1月1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內會風波】胡志偉斥政府「巧立名目」打壓抗爭 將堅守議會表達市民不滿聲音(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