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即將通過法案,制裁林鄭PK等官員!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乾手機的用途|陳頌紅網誌

2020-11-6 14:00
字體: A A A

某年夏季一個黃雨天,在一個商場廁所裡,看到一個婆婆脫掉她濕透的鞋子,放在洗手盆旁邊的乾手機下吹風。我理解,穿著濕透鞋子確實很難受,何況是一個年紀老邁的婆婆,可能影響走路安全。不過還是下意識彈開了幾尺,擔心她鞋子裡的細菌會吹進我眼耳口鼻中。

擁有使用公廁幾十年的豐富經驗,對於公廁乾手機的各種用途,不是沒見識過。有人吹乾濕衣服、有長髮姑娘乾髮尾,有人緊張地吹乾掉進馬桶再用水沖洗過的手機。朋友說婆婆的事例只屬小兒科,她見過兩次更誇張的:其中一人索性坐到洗手盆邊,直接把腳伸過去吹風;另一次,有人伸高手臂,用乾手機吹乾衣服上濕了一大片的腋下位置。兩次,她都覺得廁所滿室飄香。

或者因為乾手機用途太廣泛,我有點抗拒使用。有抹手紙的話,不作他選。如果沒有提供,便用自己的紙巾。再不,在牛仔褲上拭乾都不願意用乾手機。無疑很不環保,但總覺得乾手機看似強勁的吹風,製造噪音之餘,不見得能迅速吹乾雙手。風聲大效果小,耳朵受罪之餘,手還是濕的。

公廁乾手機的衛生程度,多年來都引起科學家爭議。很多研究都指出,乾手機,尤其是噴風式,很容易向空氣傳播細菌。而且乾手機不能完全吹乾雙手,手中殘餘水分令細菌滋生,雙手便更髒。其中一項研究更指,用乾手機後雙手細菌的數量,是用抹手紙的一千三百倍。之前有一個美國大學生以公廁乾手機做實驗,只需三分鐘,就可以搜集大量真菌。

出產乾手機公司卻反駁,不少研究都是抹手紙製造商的營銷技倆,當中使用的實驗方法對乾手機不公道,是誤導公眾的爛科學。他們認為,很多現代乾手機都配備高效過濾網,能有效隔絕大部分細菌,不應危言聳聽。

至於相信哪一方,或者要看你有沒有運氣見識更多乾手機的特別用途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1月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國大選】特朗普質疑選舉舞弊聲言將提更多訴訟 拜登稱點票結束後會成勝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