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記者、行者、說不者|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寫什麼才好|陳頌紅網誌

2020-12-10 23:00
字體: A A A

從去年六月中開始,到今天已經一年半。每一天,都感到日子過得很難;每一天寫稿,都覺得下筆很難。

完全不寫時事,像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太過「堅離地」,不行。寫社會正在發生的事──七十幾個星期,每星期五、六篇,想說的,都說過了;要抒發的情感,都抒發過了。面對無動於衷的始作俑者,早已喊得聲嘶力竭,失了聲,還有什麼可以說?

為了避免令心情長期沉於谷底,令抑鬱加重,有時候刻意不看手機和新聞。甚至,為了不想跟人討論,連減輕腰背痛的推拿也不敢去做,因為推拿師總是忍不住要評論局勢。很累,身心都已累到一個瀕危點。

哪兒也不想去。躲於家中,讀幾本閒書,寫一些讀後感,奢望能藉此喘息。可是喘息時吸入的空氣,都彷彿有異味,身處平靜安寧的家中,怎麼仍覺得在絕境裡面,掙扎求存。

情況愈來愈嚴峻,就像一個本來身壯力健的人,忽然患了重病,遍尋名醫也不見好轉,惟有藥石亂投吊命。眼見他身體狀況一日比一日差,病入膏肓,藥石罔效,但關心他、著緊他的人,卻是手足無措。病人的無助,他身邊人的難奈,凝聚成更大的負能量。大家的心情,都像被狂風吹到天空上的微塵,不斷打滾,不知道何時才能著地,不知道最後會落在哪一片地方。

寫什麼才好?看著一個個以前無法想像會在香港發生的畫面,到底要寫什麼才好?

幸好自小養成未雨綢繆的習慣,一直以來,只要有時間有靈感,就會寫儲稿,以防有些日子腦閉塞,也不至於脫稿。最近老是遇到無話可說的悲痛日子,惟有挑選儲稿交出去。一個心水清的讀者說,每當看到我寫一些很無聊的東西,她就猜到,我一不出了門旅遊,一不靈感乾涸,所以用罐頭稿件。

對。雖然今天這一篇並非罐頭,但在嗅覺應該失靈的日子,吃罐頭或新鮮出爐的東西,味道同樣苦澀。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2月10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版國安法】林行止:國安法使外資人才兩失 倘未能遏止中港皆無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