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DQ】譚惠珠強調事件符合程序 指美國制裁港官沒有程序公義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香港欠一幅導航地圖|陳頌紅網誌

2020-11-15 14:00
字體: A A A

每次在日本、臺灣乘的士,發覺九成的士司機都用導航。他們倚賴導航已成習慣,乘客一上車,講出地址,他們就把地址輸入導航系統,然後跟著走。

幸好日本和臺灣的導航很準確,只要司機跟著指示,基本上沒遇過找不到目的地之情況。反而在香港,的士司機靠記憶和知識找地方,有幾次,其實仍沒有看到目的地,但司機就說「應該在附近了,你下車問問人」,結果下車後,還很惆悵地到處問路。最離譜一次,下車地方跟目的地相距五、六分鐘車程,走路的話,至少要走半小時。

不過並非每個地方的google map都可以百分百依賴。據說在土耳其伊斯坦堡,找路就是令人頭痛的事。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資訊興圖書館科學學院副教授Zeynep Tufekci在《科學人》雜誌專欄中指出,土耳其人甚少記街名,只會記地標,因為每發生一場政變,街名就會改動。而建築物號碼也亂七八糟,一、二號的中間可能是四號,過幾條街又忽然有三號。加上有太多彎曲小路,如果導航指示向北走,也只有「直升機或推土機才能遵循」。在這些地方,反而用最古老的方法──路在口邊,問當地人,再以地標找路更可靠(有網民在論壇上提過伊斯坦堡的導航噩夢,其中一人誤入軍事管制區,幸好得到當地人協助才能走出去。另外也有人埋怨「沒有一次準確,每次找地方都令我崩潰,完全要靠自己判斷方向」)。

但至少,在這個科技先進的年代,我們總有方法找到出路。導航也好,以google翻譯問路也好,始終能走出去。

如果香港也有精準的導航就好了。在最短時間內,以最快捷路徑到達目的地,不必再走任何冤枉路,不必困於迷宮中,該有多好。可是這一幅google map,軟體有待改善,當中太多紕漏和錯誤,經常把我們帶到錯的地方,甚至是死胡同。要順利走出去,最終還是得靠自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1月15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人大DQ】譚耀宗稱人大非胡亂作決定 民主派「鬧辭」挑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