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歲以後|姚啟榮網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以風景拌飯|陳頌紅網誌

2020-11-16 23:00
字體: A A A

終於有機會在臺北高鐵上吃「臺鐵便當」。

雖然,那不是連日本廚師也專誠到臺灣學習的著名「排骨便當」;雖然,也不是本來最想嘗的「鴨胸鯖魚便當」──當日是星期天,火車站裡面,除了乘客比平日多,還有不少外籍女傭聚集,加上我們下午一時多才出發,這兩款大熱便當,早就賣光。惟有退而求其次,買了兩個雞腿便當,帶上列車。

如果沒有「臺鐵便當比日本火車便當好吃得多」的耀目光環,那個雞腿便當,算是不錯的。雞肉輕易就能離骨,不會吃得狼狽。配菜也豐富,腐皮和茶葉蛋都挺美味。只是對臺鐵便當期望太高,吃完就只覺得「嗯,okay啦」。不過以風頭稍遜的雞腿便當為臺鐵便當評分,也不公平。待下次嘗過排骨便當或鴨胸鯖魚便當再說。

在火車上吃飯,還數以前乘坐內地長途火車最難忘。念中學時跟同學去內地窮遊,什麼都要省,在餐卡叫小菜嫌貴,只夠錢在硬卧車廂吃乘務員推車販賣的便當。最常吃到的是瓜菜豬肉飯,用一個鋁製飯盒載著,吃到尾段時,鋁匙和鋁盒發出「刮刮」聲,別有一番風味。

再長大一些,從香港乘直通車到上海或北京,睡軟卧四人房,已沒有乘務員推車販賣便當,要去餐卡吃飯。一邊搖搖晃晃地吃,一邊以外面的風景拌飯,明明只有七十分的菜色,忽然值九十分。不管是在餐卡吃也好,於座位上吃便當也好,在火車上吃飯,胃口就是好。

據說火車便當源於日本。有指在一八七七年七月,枥木縣的宇都宮車站開通時,有人以竹葉包裹著芝麻飯糰,再加一些黃蘿蔔,向乘客兜售,是最早的火車便當。一八八九年,木製火車便當盒登場。到了一九五五年,日本國民生活逐漸好起來,火車便當不再僅僅是為了填飽肚子,於是出現季節性新鮮食材,以及更精美的包裝(livejapan.com、BBC)。

(圖片來源:東森新聞 CH51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1月16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人大DQ】曾鈺成:中央最介意議員籲外國制裁 總辭或影響餘下泛民參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