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活埋|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夏天的味道|姚啟榮網誌

2020-11-23 23:23
字體: A A A

悉尼的夏天早就到來了。你一定驚訝為什麼悉尼的西區,不時上升到攝氏四十度這麼高的溫度。還好是一天兩天的光景,其餘日子只是徘徊在二十三十度左右,都不算難受。十一月是春末,晚上睡覺再不需要蓋上被子了。好夢一場後,早上起來時感覺微涼,風吹過一陣花香,真是人間最好的季節。只是這樣的時間畢竟太短,太陽高高升起,陽光穿透樹葉灑滿一地,便是兩副模樣。縱使手機上的天氣報告只說是二十多度,你還是覺得熱得有點嚇人。難怪早上六時至九時,都是大家的戶外運動的好時光。週末這兩個早上,如果不下雨,你更會看到不少人趁機出來,沿着行人路跑或散步。狗主人也帶著狗在草地上讓牠們跑個痛快。狗跑到陌生的你前面,瞪著你口含著球掉在你的跟前,要你把球擲出去玩個遊戲。看來動物比人更聰明、更懂得享受玩樂。狗知道你懂得擲出球,匆匆追逐它去了。

花開遍地,春天是悉尼最美麗的季節。以前有朋友問,什麼時候來悉尼旅遊最合適?一般來說秋天都是最理想的季節,但悉尼卻不是,原因是通常秋冬多雨。旅行碰上下雨,是不是很掃興?許多地方秋天空氣清爽,不太冷也不太熱,沒有什麼理由會令人失望。只不過以前在學校工作,秋天正好開課,要抽空旅行,真的是難比登天。一般的學校假期在復活節、暑假和聖誕節,正好也是旅遊的旺季。香港是那麼小的地方,大家都是紛紛跑呀跑,走到差不多世界的盡頭。所以假期開始,大家都看到朋友放在臉書上登機門前的照片,又有不少的景點打卡的分享,非常熱鬧。不少朋友也喜歡到其他的大城市,以優惠價在酒店住上短短幾天,又可以趁機購物,可能比在香港消費更便宜。現在大家出不了門,反而流行staycation。臉書的分享上,忽然多了朋友上載酒店房間的設備,例如牀、洗手間和窗外的景色。香港人真的聰明,無奈的日子,竟然有另一種分享的心情。至於我的一個同事,不斷分享他在小酒館喝的啤酒,証明他仍然非常快樂。

我們的遠遊,大城市都只是落腳所在,逗留一天半天就租車遠去。大城市的街道如迷宮,我的駕駛技術尚可,但要穿越其中,恐怕是我暫時仍未敢嘗試的挑戰。以前可以怪駕駛地圖難看,現在有了衞星導航,其實也不算方便得多。衞星導航的提示,仍未能準確作出準確指示。有時候也擔心在城市迷宮中走錯路,轉往不知道的角落,走不出來。只希望相信有一天無人駕駛的汽車,依靠衞星導航操作行駛,可以免除我這份無名的恐懼。不過盲目相信科技,還不及小心駕駛。即使是谷歌地圖衞星導航如何靠得住,它的語音提示卻非常有個性:有時說個不停,有時又過份沉默,令你在剎那間在分岔路上不知如何是好。你相有一天它會變得非常完美嗎?完全倚賴科技,那天就是人類的末日了。

悉尼的春天的腳步來自藍花楹(Jacaranda)。這種在我們的城市廣泛種植的花據說源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是熱帶的花,可以長高至二十公尺。看藍花楹的樹葉枯乾落下,到花朶盛開,綠葉再長出來,差不多要由冬末到春末,即是要整整一季。藍花楹的葉子細小,冬盡時葉子變成黃色,隨樹枝落下,滿樹的金黃可以比美楓樹枯葉的顏色。樹梢的枯葉落盡了,然後紫藍色的一束束的花朶悄然長出來,直到長滿一株,最美麗的是一樹紫藍,新綠還未長出來的時候。當然每株樹是一個生命,生長的過程也不一樣。今年氣候暖得早,雨天也多,看到藍花楹的樹枝長出了小樹葉,以為今年不一般。紫藍花和葉子一同長出來,花夾雜了葉,當然不及只有花盛開時那麼好看。

後院有一株藍花楹,鄰居靠近我們家的街邊也有一株。記憶中街邊那一株基本上花開得很少也開得短,霎時間樹已經成蔭,藍花埋沒在新綠中,幾乎不記得這是株藍花楹。直到看到地上散落的紫藍花和枯乾後變成的泥黃色,才醒覺美麗不是永恆。這株藍花楹長得奇形怪狀,可能因為區議會久不久來把伸出路中的樹枝削去。更有一次一輛搬運公司的車子高速駛過這個彎角時,把部分的樹幹撞斷。樹木受了傷,也不可以復原。我們一向也許以為樹可以長青。但原來它們也有壽數,一樣有衰老和死亡。讓樹木專家一看,就知道它到底是活還是衰老。我們後院的藍花楹,本來和另外一株日本櫻花爭逐陽光。藍花楹的樹冠較高,覆蓋了部分的櫻花,令櫻花長得很瘦弱。藍花楹和櫻花兩者之中,必須取其一,否則兩敗俱傷。權衡之下,只好捨棄了日本櫻花。現在藍花楹長得如此茂盛,樹冠高過房子,覆蓋了後院的三分之一。有專家說不要隨便修剪藍花楹。要修剪的話,必須三年一次在冬天,由園藝家動手,移除枯枝,保持樹冠的形狀。我相信為後院藍花楹作一次如此大手術,一定要數千澳元。看樣子,只好讓它自由自在好了。

網上介紹觀賞藍花楹的景點,一定首推悉尼北岸Kiribilli區的McDougall街。這一條不過三百公尺長的街道,兩旁長滿藍花楹,樹枝互相伸出覆蓋街中央,在花盛開的日子,確是一條美絕的紫藍花道。不少人冒險走出街中,爭取有利位置,來拍攝最佳的角度,只有車子趨前,才走回路旁。相信在繁忙的時段,這一段街頭可能出示警告,勸告駕駛者小心路人。行人路的地上,也貼上「Take care, be car aware」的標貼。不過大家興高采烈,可能什麼警告也拋諸腦後。其實拍攝藍花楹,要拍攝整株樹,或者以McDougall街的眾樹並列遠景才有那種逼人的美艷。近距離拍攝,藍花楹的花太小,起碼要一束才顯得那種與別不同的美麗。

悉尼的藍色楹不只一處。距離悉尼六百公里的小鎮格拉夫頓(Grafton)更標榜它有二千多株藍花楹,一起盛開。不過離家太遠,我們從來找不到藉口去一趟。老實說,滿城藍花楹爭姸鬥麗,原來最盛開的的一株,可能就在不遠處某家的後院。說明了最美麗的東西,可能就是燈火闌珊、驀然回首那片刻。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1月2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11.23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