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低谷高歌|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卸妝比化妝高興|陳頌紅網誌

2020-12-2 23:00
字體: A A A

十八廿二,對不舒適的容忍度奇高。夾腳的鞋子,為了好看,依然會穿。即使在心裡面頻頻呼痛,即使中途要竄進洗手間,在腳跟、腳趾、腳邊都貼滿藥水膠布。過窄的牛仔褲,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才穿得上,穿上後呼吸困難、舉步維艱,但為了趕潮流,依然會穿。縱然心裡面暗暗起誓,這次之後不再穿了。可是這一次永遠不是最後一次。過重的包包,因為是當季最流行款式,因為排隊等著買的人還有很多,哪管揹著它比扛著一輛電單車還要吃力,但為了好看,為了炫耀,依然咬緊牙關帶它上街。還有勒得像自虐的丁字褲,為了不想在穿白色褲子或貼身裙子時露出內褲形狀,甘願繼續受罪。

不僅如此。明明不太相熟,甚至只是朋友的朋友邀約,無論飯局、飲宴或派對,都熱中出席。並非要「俾面」,只不過想多一個藉口打扮得花枝招展。聖誕、新年、生日、復活節、情人節、紀念日,所有可以慶祝的節日,更不會放過,必定要找一間像樣的餐廳,跟情人在燭光中共度。穿上精心挑選的雞尾酒會裙子,踩上那對三、四吋高跟鞋,看著鏡中「接近理想的自己」那個人,即使事前要花不少時間化妝弄頭髮,都認為值得。

四十歲以後,對不舒適的容忍度,一年比一年低。別說鞋子夾腳、褲子過窄、包包太重,早已不能接受。就連稍為隆重的場合,如非必要,都不願意出席。真的要去,最開心不是穿戴漂亮出門那一刻,而是終於回家換了衣服、卸掉妝容的時候。

從前不太明白,日本女作家江國香織為什麼如此鍾情於卸妝品(她寫過,卸妝是她在整個護膚程序中最期盼的)。現在都懂了。卸妝比化妝高興,在家裡比去派對開心,穿牛仔褲比穿小黑裙自在。更值得慶祝的節日,穿著家居服,在家裡煮一個一品鍋,跟丈夫暢所欲言,才是最自在、輕鬆和安寧。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2月2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12.2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