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仲賢涉管有鐳射筆獲准保釋 須守宵禁令兼交出旅遊證件(有片)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陳頌紅網誌

2020-12-8 14:14
字體: A A A

但凡走過,必留痕跡。

瀏覽過某些網頁,搜尋過某種產品,因而留下了腳印,暴露了興趣,讓網絡商店有跡可尋,隨後不斷發出大量同類型產品廣告──這還屬正常。

有一天,在一個澳洲天然品牌的官網搜尋一支潤唇膏,本來打算訂購。輸入了姓名和電郵地址之後,忽然想,不如再找找香港有沒有代理,也許在萬寧、屈臣氏都能買得到。

隨即把剛輸入的資料全部刪掉(當時並未完成資料填寫,更沒有按「下一頁」或任何「確定」、「儲存」鍵),之後便google香港代理。

二十四小時之後,我收到一封電郵,竟然是來自該品牌官網。它親切地喊我的名字,問:「你是否忘記要買些什麼?你喜歡的潤唇膏有存貨啊!」登時嚇一跳。昨天明明已刪掉姓名和電郵地址,也沒按過任何購買鍵,它居然就偷偷儲存了一切。

再一次證明,網絡上的線眼,避無可避。即使是匆匆路過,也會被偵察到。

WhatsApp有一項功能,也容易產生「但凡走過,必留痕跡」的尷尬。有一天,一位多年不見的友人,突然傳來十幾二十個訊息,剛剛還在猜測內容有關什麼,正想打開來看,他全部刪掉。於是,只看到他十幾二十個「訊息已刪除」的訊息。過了很久,他沒有再現身。

或者是傳錯了人,又或者,他本來想罵我?支持我?然後又後悔,便假裝沒來過。然而,我曾聽見他敲門,看到他離開的身影。如果連「訊息已刪除」的通知都沒有,對雙方其實更好,可惜。

今時今日,我們的一舉一動,全部有記錄。以為能像印度詩人泰戈爾寫的那樣「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而我已飛過」?別儍了。當我們仍未展開翅膀,天空已留下了羽毛的顏色、大小、重量、數量、密度等詳細資料,甚至預知我們要飛往哪兒,中途打算在哪一棵樹上歇息。來無蹤去無影,只會存在於武俠小說和科幻電影中。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2月8日 下午2: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好鄰舍北區教會及傳道人夫婦帳戶被凍結 消息指與眾籌「洗黑錢」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