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就中大遊行拘捕8人 3人涉煽動分裂國家

烈顯倫點名斥周家明針對警察裁決「廢話」 促考慮司法改革杜絕「不知所謂判決」

2020-12-7 16:28
字體: A A A

反修例運動引發不少針對警方的司法覆核案件,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於今日《星島日報》撰文,點名批評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近日的裁決,指他在判辭中的兩項宣告「其實都是毫無意義的廢話」,對法治本身造成極大傷害。烈顯倫強調社會應考慮司法改革,以杜絕這種「不知所謂的判決」。

烈顯倫提及的案件於上月19日頒布裁決。香港記者協會及多名市民入稟,就警員在反修例運動期間不展示警員編號提出司法覆核。周官當時裁定部分申請人勝訴,認為警員未能「突出顯示其唯一身分的號碼或標記」,做法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並指投訴警察課與監警會未能有效處理針對警方的投訴,同樣不符合該條文對獨立調查的要求。烈顯倫認為,「這兩個觀點非常古怪,令人倍感驚訝」。

烈顯倫反問,第一個觀點所說的「突出顯示」是甚麼意思,「是要在光天化日之下看清楚?還是在黑暗中也要看得清清楚楚?甚至於,當警員身處在一群張牙舞爪的暴徒中時,是不是也要能突出顯示自己的編號?」他質疑法官有否資格評估這些事項,又強調周官亦在判辭中提到警方已建立「在必要或需要時可以追查個別警官」的系統。他認為,法官竟然得出上述宣告的觀點,「邏輯和常識都無法解釋」。

至於關於投訴警察機制的觀點,烈顯倫指周官在判詞中已經明確承認,在投訴警察課與監警會的「兩層體系」下,香港存在「現成的投訴機制」來調查針對警察執法的投訴,但到了判辭最後的結論部分,宣告的觀點卻截然相反。

烈顯倫認為,可以推測到無論法官怎麼判,投訴警察課仍會繼續按照其既定程序運作,監警處會也會繼續履行其法定職能,故周官的兩項宣告「其實都是毫無意義的廢話」,「它們沒有約束力,不過是無牙老虎的咆哮」,雖然對當事各方沒有實際影響,但這種「故作姿態的判決風格」卻會對法治本身造成極大傷害。最後,烈顯倫重申香港社會不得不思考應當如何進行司法改革,從而杜絕類似該案「這一類不知所謂的判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2月7日 下午4: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許智峯證家人戶口再被凍結 促匯豐交代「歪曲事實」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