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拜登料獲選舉人投票確認勝選成候任總統 演說籲國民團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龍蝦風波|姚啟榮網誌

2020-12-14 23:23
字體: A A A

大國出手,不同凡響。澳洲的煤、銅、糖、木材、大麥和酒紛紛碰壁,立即不准進入十四億人口的國境。新聞媒體說未曾正式公佈,但跡象顯示,事情畢竟已經發生了,我們究竟應該怎麼辦?老實說,外交上的紛爭,和我們這些平凡老百姓的日常毫不相干,同事和朋友之間少有提及,大家只是說今天應該好好享受美好的陽光,該是時候出外找咖啡館喝一杯咖啡了。近來的確好消息不斷。新州的疫情逐漸消退,每日州長的例行疫情記者會,早已不存在,州長忙於巡視新的交通設施。新聞媒體網站的頭條,再也不是新冠肺炎感染數字,而是恢復報導本土的喜怒哀樂。澳洲的出口到中國大陸的產品,佔最多的是煤和鐵,達到百分之七十。位於出口的第三位的教育服務,吸引了二十五萬多的中國學生到來,佔了全部海外學生的百分之三十。中國大陸果然是我們的大市場。

最新的受害者是龍蝦。據說因為要通過食物衞生檢查,一批原來送到一個上海美食博覽會的龍蝦,正在一個中國港口等候「人道」發落。這批新鮮的龍蝦再多等四十八小時,就會魂歸天國,美味可口的肉質會變壞。二〇一八到一九年度,澳洲百分之九十四的Rock Lobster品種的龍蝦,都是運到中國,總值七點五億澳元。Rock Lobster的養殖和採捕場,主要位於西澳和南澳兩州。說起來,澳洲聯邦政府曾經在今年三月,安排二百班專機,特別協助運送龍蝦到全球各地,以保障持續供應。可知龍蝦不能如期扺達客戶手中,對這些商戶的經營有多大的影響。但聰明的你,看到本地龍蝦出口的市場,原來只有中國,長此下去,龍蝦業的前境恐怕不甚樂觀。一個行業未能居安思危,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靠單一市場,也是一個非常不周全的推廣計劃,不足以應付多變動的世代。唯一解釋是盲目和過於樂觀,從來沒有想過,這一日來得如此快速。

不過西澳一個龍蝦出口商,想出了一個張良妙計。他們伙拍其中一間大連鎖超市Woolworths,推出聖誕五折龍蝦大特賣,原價四十澳元的熟龍蝦,現在二十元可得。Woolworths去年聖誕節,賣出龍蝦六點五噸,今年的大手筆,預計可以賣出三十五噸。消息一出街,街坊爭相奔告,四出張羅,果然短短數小時之內,龍蝦一掃而空。澳洲人聖誕節愛吃海鮮可想而知。位於Prymont區海旁的悉尼漁市場,平安夜前通宵營業三十六小時,就是應付大家蜂擁而來搶購海鮮。二〇一九年聖誕節,約十萬人來到悉尼漁市場,購買了一百三十噸蝦和九十萬隻生蠔。今年疫後,相信大家會更加踴躍。

我們的朋友在悉尼北岸的Woolworths購得二十元龍蝦一隻。如此好運,恐怕是上帝的恩惠。昨天到遠郊的一間找尋,海鮮部的女孩說查詢的人很多,卻從來未有供應。Woolworths全國有九百九十五間分店,分配三十五噸龍蝦,平均每間分得二十多隻。我們鄰近的分店不見龍蝦蹤影。附近居民除了本土澳洲人外,亞裔人也非常多。大家對海鮮的熱愛,不下於本地人。即使原價四十元的龍蝦,也絕對不是沈重的負擔。當然用四十澳元,可以購買麵包二十條,或者十三公斤香蕉。你也可以買到燒雞四隻,足夠你吃四餐。每隻Rock Lobster平均重六百克到一公斤多,一年四季都有供應。即是說,一隻夠吃一餐。四十澳元一隻的龍蝦,畢竟不是每人所能負擔。不過到了海外,龍蝦的售價上升到每公斤三十至五十澳元,在高級食肆,價錢更上漲到最貴一百四十澳元。

在二十澳元特價龍蝦推出之前,大家其實已經很關心能否趁機一嚐美味。塔斯馬尼亞州西部小鎮斯特拉恩(Strahan)的漁戶Jason Hart早已想到,與其等待聯邦政府的好消息,不如自救。他和其他的漁戶聯手在海灣碼頭以每公斤三十至五十澳元的價錢,出售龍蝦,反而有不少人到來購買。但斯特拉恩位於塔州西陲,距離首府荷伯特四小時多的車程,未免太遠。大城市的人親自出手相救,也是遙不可及。不過我們總可以利用其他辦法,把龍蝦運往大城市,讓多些人可以享受。捕捉龍蝦的成本不菲,漁戶要花差不多接近三十澳元一公斤來營運漁船。即是說成功能夠出售龍蝦,就起碼不需要虧本。經過這次教訓,大家就開始想到,與其集中單一市場,不如分散輸往其他國家。今年也是五十年來經營得最艱苦的一年。瘟疫令捕漁暫停了一段時間,現在又面對一個不稳定的將來。

龍蝦是美食,但一如許多澳洲人一樣,總覺得它在餐單上太貴,遇上海鮮價,會令一般晚飯的食客卻步。另外一個朋友夫婦間中趁特價買一隻新鮮回來,自己烹調,功夫稍多,但價錢合理,也更健康。原來網上有許多烹調的影片,教人如何煑龍蝦餐。澳洲出產的蔬果和海鮮,品質都是一流,只可惜最好的往往輸往海外,給他人享受,本地人卻緣慳一面,是什麼道理?例如鮑魚,以往親友到來,必會買一些帶回去。現在問起哪裡可買鮑魚,我無言以對。可能海外的某些急凍市場,尚有好的鮑魚供應。悉尼北岸Chatswood區一所鮑魚專賣店,也關了門轉換了另一間鮮果飲品店。市場的變化那麼急促,街上已經不是過去那些店子了。

我們的優質產品不能到達彼岸,海外的學生又不能回來。正是澳洲的經濟的雙重損失。但不放寬海外學生歸來,只能歸咎於聯邦政府的防疫政策。據說全面開關要待明年的二月底三月初。十一月三十日,七十名來自中國、日本、越南和印尼的學生乘新加坡航空公司專機飛扺北領地的達爾文(Darwin)市,進行十四日的隔離,再飛往其他城市。但還有十三萬五千人等候陸續回來,其中最多來自中國大陸和印度。要等多久才可回來是一個謎。

買不到本地龍蝦,只好買幾條龍蝦尾以作心理和口腹治療。龍蝦尾每條七點五澳元,一看才發現來自巴西。龍蝦尾的肉鮮美可口,用牛油煎煑,加香蔥醬,混合意大利麵,也可飽吃一餐。找不到最好的東西,退而求其次,仍然感到一種自由的幸福。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2月14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12.14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