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冬|姚啟榮網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可以寫的話,不要說|陳頌紅網誌

2020-12-21 23:00
字體: A A A

從打電話到傳短訊,中間經歷了一段不算短的適應期。從小到大的習慣,都是在電話中跟朋友約會,問了去或不去,講明何時何地,一切清清楚楚。

後來,開始改以電郵約會。尤其是一大群朋友的聚會,一封電郵傳給所有人,各自回覆。最初十次八次,很不放心,始終要親自打電話給搞手,確認時間地點沒錯,才敢赴約。

還沒習慣這種約會方式之前,總覺得聽不到對方的即時回應,太不實在。對方肯定記得?有沒有看錯日子和時間?約會前一天要不要再提醒一下?直至每次約會都圓滿結束,才放下心頭大石。嶄新的聯絡模式,終於(或不得不)適應。

現在甚至是適應過了頭。除非是親人或閨蜜打電話來樂意接聽,其餘的,陌生人來電固然不接,電話簿上認識的人來電,也未必會接。明明可以傳短訊,打電話來幹嗎?正在寫稿,很忙呀!正在吃下午茶,嘴巴滿是食物,無法講話呀!正在小巴裡面,不想讓車廂內的人都聽到我說什麼呀!隨手按下電話靜音,通通拒聽。反正手機有留言信箱,若遇急事,對方一定會留言,到時候立刻回電也不遲。

芝加哥公共關係專家Lisa Bowers也認為,多得手機的傳短訊功能,令我們在太忙、不想談話、不想即時回應問題,甚至不想交際的特別時分,有更大自主權,不受電話打擾。

精神科學家Carole Lieberman也指出,對於不擅長說話的人,傳短訊會比講電話的精神壓力小。除了能避免讓對方聽得出自己緊張不安,也有更多時間思考,不至於握住電話筒卻接不上對方的話,出現尷尬的死寂,所以男性普遍比女性更常使用短訊。加上男性視講電話為浪費時間之舉,令他們更傾向用短訊溝通。

近年除了打電話去客戶服務部,或者訂位吃飯,其餘時間,絕少講電話。或者大家都愈來愈宅,愈來愈需要反覆思量的空間。可以寫的話,就不必說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2月21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12.21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