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四人前|游清源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鑑古知今,抗疫亂局誰人應負全責?|王陸|關公拆局

2020-12-26 08:00
字體: A A A

香港派出龐大代表團,到深圳與內地官員專家交流疫情防控措施,高官人選和2003年的沙士團隊比較如下: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曾蔭權
食衛局局長:陳肇始、楊永強
創新(工商)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恆、唐英年
公務員事務員局長:聶德權、王永平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林瑞麟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陳國基、林煥光

林鄭月娥或許會認為自己的學歷、能力及表現應遠勝當年的董建華(年年考第一、非紈絝子弟),但她的手下和董氏的相比,相差實在太遠。

即使昔日的沙士英雄與經驗仍在,但政府今天的表現與公眾的反應卻慘不忍睹,且看特首會否為此承擔責任,雖然過去的紀錄多是「與我無關」。

沙士疫戰期間,香港見證了多少感人事蹟,造就了多少抗疫英雄,沈祖堯教授其後甚至獲選為中文大學校長;今天對抗新冠病毒,成績雖仍未蓋棺定論,但已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人抗疫後僅餘的將只有「死心」。

沙士時期港人的同心(目標)與齊心(行動),市民記憶猶新,所以對目下的亂局更加痛心,因為不論疫情何時過去,香港均已面目全非,香港人的特色和成就,經已全體斷送。

在特首的眼中,舊香港必須置諸死地,新香港才能乘時而起。新冠肺炎是棺槨的最後一口釘:司法、立法、公務員、教育、議會的制度與架構……昔日英治時代引以為傲的「精粹」,如今全變成棄不足惜的「糟粕」,現屆政府必須將之徹底清洗,執行者亦必須一往無前,才能不負國家與主席所託。

國安法推出後,香港的政治局面全面改觀,平亂速度及成效遠超港人包括特首想像(否則她不會仍然堅持全面檢測在香港不可行,亦不敢把中央派來的檢測團隊半途而廢),對重建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本來幫忙甚大,立法會通過議案及撥款亦不會再有攔阻,建制派偶爾扮凶狠也乏人報道,投票時更不敢節外生枝,但在這次抗疫行動中,市民對施政失誤的不滿與無能官員的不齒創出新高,當中多少是由於他們對國安法的憤怒,絕對不容抹殺,也讓特首有卸責之機。

抗疫行動如今只能聽天由命,完全不能給市民任何遠景方向及具體承擔(最少也應在努力程度及回應速度方面有所承諾),即使通過緊急法例獲得特別權力,恐怕最終也只會做到「緊貼內地政策步伐與支援」,絕對不敢亦不能越雷池半步,執行人更不想因離隊而成為眾矢之的。

衛生署肯定已成為這次抗疫行動中的「示眾」單位,所以不獲邀到深圳交流,以免浪費時間及任吐苦水;今天署方的陳漢儀署長與當年的陳馮富珍官威與聲望,更不可同日而語(後者連超強局長楊永強也要退讓三分),陳肇始公開呼籲署方人力不足便要出聲求援,但其他相關的支援部門(例如社署)絕大部分職員今天WFH仍無問題,試問衛生署又怎敢随便排眾而出據理力爭,為自己增加工作量之餘,更有日後遭審計署質疑的危機?

出了一個張竹君醫生,為衛生署掙回不少公眾形象及傳媒支持,此刻還望建制派手下留情,在批評特首領導無方之餘(人人皆知陳肇始身不由己有心無力)不要把張醫生同時鬥垮,否則港人情緒更沒有出路,最終必會變成集體抑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2月26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12.25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