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港青送中】《文匯》指10名被告認罪望從輕處罰 家屬委託律師料12人判決一併宣布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登山避暑|姚啟榮網誌

2020-12-28 23:23
字體: A A A

酷熱的夏天到來,自然想起避暑。澳洲這麼大,但要在十二月找個涼快的地方,確是一個挑戰,除非你妥協,安裝空調,降低溫度,可能人間樂土就在自己的家。怪不得夏天外邊蟬噪不絕,街上陽光白得耀眼,冷清清沒有一個人,原來大家都躲在家中享受涼風,不用受苦。跟同事提到炎熱難擋,不斷抱怨,但原來彼此思想都很固執,老房子都沒有安裝冷氣機。到底是否因為安裝冷氣機費用太高或是憂慮付不起電費,不得而知,兩者都有可能。消費者委員會屢次比較暖爐,得知保溫有多款選擇。結論都是安裝空調,因為可以一機兩用,冬暖夏涼,而且是最節省能源的辦法。夏天降溫,風扇的成本最低,但似乎效能不高。即使名牌Dyson的出品,外型獨特,卻強差人意。在空調開放的房間,風扇把冷風帶往每個角落,果然更如涼爽。單憑風扇吹,其實沒有什麼作用。我的朋友趁大減價買了名牌冷暖風的型號,一試便知龍與鳳,真的與網上的測試結果類似:噪音大,卻沒有覺得特別涼爽。想一想,一把設計特別的風扇跟減低溫度是兩回事。在陳列室試用,環境經過特別處理,你的感覺定必特別深刻。霎時衝動,買了才算,後悔已經太遲。

現在資訊發達,大家在購買之前,不妨做少許功課,看看用家報告。但有時所謂用家,都是「贊助」用家,不然不會經常發表測試。製造商送上新產品,自然希望你多來點讚,少來點彈,遊戲規則定下來,大家識做,否則沒有人願意送過來給你彈得一無是處。以前聽朋友說過,某本電影雜誌就是如此在窄縫中經營。電影上映前例必盛讚,批評可免則免;落畫後才認真的評論一番。這樣做,確實兩全其美,各不相欠,也是好辦法。至於名牌風扇的效能,也不能太勉強。畢竟是一把風扇而已,你不能期望太高。網上有不少廣告,介紹一個小型冷風機,只需要如水,開動了便可以降溫。這個不時在網頁甚至社交媒體出現的廣告,都令人以為是一個又小型但便宜的冷氣機。後來看了些試用報告,才了解它的降溫過程,是通過釋出水份達到的。有些人發現開了不久,房間便出現滿佈濕氣,跟開了冷氣機的效果正好相反,結果過度的濕氣令人更加不舒服。

這種製造涼快的方法,令人想起新加坡的大排檔。記得有一次逗留在新加坡數天,早午晚三餐都在酒店附近的大排檔進食。我們光顧過的攤檔,就在一個球場場館的座位下面。小小的地方,幸好裡面什麼美食都有。這些露天的攤檔當然沒有空調,只有掛在牆上的大牛角扇在吹,還有不時噴出的水氣,就把日間的熱浪驅逐得七七八八了。如此聰明的設計,果然是另一番的滋味,沒有因為熱減低了食慾。也因此相信住在熱帶地方久了,適應了戶外的溫度。後來在網上看到一個眾籌的降溫新產品的介紹,是一個佩戴手上的小儀器,靠近脈搏感應低溫,從而令人覺得沒有那麼熱。這個設計原來只是擾亂了你的神經,果然達到自欺欺人的效果。後來眾籌不很成功,支持者甚少。看來大家都不是盲目相信科技,必會付款前事先推敲一番,結果沒有上當。

避暑妙法之中,澳洲人一般湧往海灘暢泳,悉尼市東岸海邊人山人海,水裡載浮載沉。但也有人懂得向深山進發。資料顯示高度每上升一千公尺,氣溫會下降約攝氏十度,可惜澳洲大陸境內的最高點,只是位於大雪山區高二千二百二十八公尺的科修斯科山(Mount Kosciusko),要驟然降溫似乎不可能。科修斯科山所在的大雪山區,冬天會積雪,但滑雪場上的雪是靠從造雪機吹出來的,不然不會那麼厚那麼白,令你覺得如斯浪漫。

前往科修斯科山,先要到山下的小鎮特雷德博(Thredbo),然後坐升降椅(chairlift)登山,再徒步六千五百公尺到峰頂。這路線駕車單程大概要接近七小時,即使你天未亮便出發,一天往返幾乎不可能,也不能暢遊山上,白白浪費了好時光。山中的氣候,或晴或陰或下雨,氣象局的預報也頗準確,令人不會失去預算,算是值得參考而已。一般人到大雪山,都是在冬季在雪場滑雪,不用到國外。不愛滑雪的我們,數年前冬季坐吊車到Perisher山谷的滑雪場。雪地上一點也不好走,氣溫太低,風太急,陣陣冷氣撲面,不滑雪根本只有在室內喝杯熱咖啡。冬天上科修斯科山,絕對是個挑戰。升降椅停開,要從Charlotte Pass 那一端徒步十公里登山,才到峰頂。這時山上鋪滿積雪,的確是另一番境界。

我們到過大雪山數次,近年愛在春夏間前往科斯修科山看野花,所以總是從小鎮特雷德博那端登山。小鎮位於國家公園內,二十四小時私家車門票十七澳元。登山的升降椅即日來回門票每人四十五澳元,全程十分鐘。如果嫌貴,七天前預訂可以有八五折。除非你打算無論天氣好壞如何,必須登山,否則一切還要看天。

這次聖誕節前登山,意外地發現遊人稀少,反而坐升降椅登山玩越野單車的人更多。這升降椅的票容許遊人當天無限次升降,玩越野單車的人在陡斜的山坡上俯衝而下,當然可以盡興。當中不少還是年紀很小的本地人,勇敢地在山道馳騁,技術了得。即使我能夠回復我的青春,也不敢嘗試。升降椅就是一張露天的座椅,你可以從高處看風景,感受到清風和陽光。

科修斯科山山上的雪,跟往年來的時候一樣,早融化了,但意外地看到更多的野花,其中有些沒有看過,因為可能那時候花早榭了。可能今年下雨天較多,因此山上草地較綠,小花盛放。雖然不致叫人驚喜,但遍地開花,一藪又一藪,確是難得的自然。今年山上的步道部分曾經修整過,走得更容易,只是近峰頂處的碎石路,教人要放輕腳步。

到達峰頂,大家不期然坐下來,拿出食物,享受一個片刻的寧靜。今天天氣極佳,只是微涼,太陽從雲裡出來,寒冷的感覺迅即消失了,只餘下一陣微溫。回望山下,來路像一絲幼線,在山坡上曲折蜿蜒。世事紛紛擾擾,前路茫茫。高山之上,容許我有片刻寧靜的心情。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2月28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12.28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