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逆權大狀》男主角 韓國版梁朝偉

莫紫瑩網誌│是晚輩,也是前輩

2014-7-13 10:01
字體: A A A

我是晚輩,也算得上的少少人的前輩。

以前讀大學的時候,新聞系規定二年級的同學自動成為《新報人》的記者,而三年級的同學則為編輯(當然記者那part及格才可成為編輯)。記者的故題需要經過編輯的審核,稿件也須經他們批改。記得以前經常聽到及見到的畫面,就是編輯總會訴說着記者的不濟,記者總會投訴着編輯幫不了忙、惡、高高在上之類。師姐師兄永遠都會說着師弟妹有什麼什麼問題, 年年如是,猶如一個永恒的循環。

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前輩總會看後輩不順眼,即使相隔短短一年也是如此,我亦深信,現在這個問題仍然存在,哪怕是相隔更遠的年齡。

有很多前輩經常說,現在的年輕人不及以前的捱得,不及以前的堅強。其實,昔日與今朝的所有variables一直改變,在經濟學的角度,這些比較毫無意義。

當然,每一個前輩的說話我們都要聽,都要學習,都要在他們的指點中反省,畢竟他們食鹽多過我哋食米。對着每一位前輩,都要懷着「謙卑的心」。

台灣歌手曹格曾在《爸爸去哪兒2》裡說過一句話:「很多人說要好好地教自己的小孩,可對我來說,小孩生出來是來教我的。小孩生出來是來讓我當一個更好的人。」他的觀點有別於一般的父母。我想,這句同樣可以套用在前輩跟後輩之間的相互關係吧?

二年級做記者的時候,曾被罵被教訓,但得到很多。到自己做編輯的時候,我告訴自己,千萬不要以高高在上的姿態罵他們或覺得師弟妹如何不濟。因為自己都做過晚輩,深明他們的位置及限制,有時只是他們還未清楚還未弄懂,溝通一下,明白一下他們所需,才是最重要。

三年級那年,我經常chur師弟妹,亦會很坦率告訴他們有何問題,和他們聊天,聽聽他們在想些什麼。他們做得不好或做錯時,其實自己也要調整方法去教他們,一方面亦要反省一下自己的方法是否用錯。這,也是一個作為「哎吔」前輩的學習過程。

為什麼這樣做? 無他的,因為作為很多人晚輩的我,也想我的前輩這樣對我,或者也可以說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吧。晚輩一定會有作為前輩的一天,今天前輩看到晚輩的,可能只是昨天的自己,不過只是忘掉了的那個「自己」。有時,何不易位想想,互相學習,好過互相指責?

(圖片來源:http://www.pastorpriji.com/)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13日 上午10: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小康網誌│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