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大搜捕】曾國衛稱曾「用心良苦」提醒民主派 越過紅線須負法律後果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二合一的快樂與懊悔|陳頌紅網誌

2021-1-10 14:00
字體: A A A

也許鄰居太太懂讀心術。即使我戴了口罩,只露出雙眼,她依然有本事憑眼神便偵測到我對甜點極度渴求,就在我落寞地屈在家中,愈想愈覺得世界欠我一句道歉之際,她及時送上親手烘焙的朱古力曲奇,把我從情緒谷底拯救出來。

可能就是那包愛心曲奇,激活了甜點味蕾,令本來夏天才會出現的雪糕雪條癮,失控發作。不能見朋友,不能看電影,不能去旅遊,生活中已有太多抑壓,實在不忍心再要求自己花額外精力去遏止吃雪糕雪條的心癮。於是,甜筒、雪糕和脆皮雪條輪流當值,每日跟我相見歡。

差不多嘗遍香港市面各大牌子脆皮雪條,暫時是Häagen-Dazs最合口味。外層朱古力夠濃,裡面的朱古力雪糕甜中帶苦,同一時間滿足了兩個願望。

原來脆皮雪條的出現,確是為了同時滿足孩子兩個願望。一九二o年,美國愛荷華州一個糖果店老闆Christian Kent Nelson,看到一個男孩站在貨架前一臉苦惱,便上前了解。男孩告訴他,自己身上的錢只夠買雪糕或朱古力條,但他兩樣都想吃。老闆靈機一觸,回家後不斷做試驗,希望能把朱古力和雪糕合二為一。經過不斷嘗試,終於創造了第一支脆皮雪條。他把它命名為I-Scream Bar,放在店內賣,大受歡迎。後來他找到合夥人,大量製造脆皮雪條,又出售特許經營權,賺得盤滿砵滿。據說因為脆皮雪條銷量太好,令當時可可豆供不應求,價格提升了百分之五十(foodreference.com)。

一個男孩的苦惱,為世人帶來了邪惡而美味的零食。

類似的掙扎,小時候我也有過。某天跟媽媽逛街,看到幾個賣小吃的流動小販,媽媽忽然問我想吃雞蛋仔還是砵仔糕。我趁媽媽心情好,嚷著都要。媽媽罵我得一想二、貪得無厭,結果兩樣都不買。當年那個男孩可以令糖果店老闆為他鑽研出二合一快樂,而我,只有二合一懊悔。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1月1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蓬佩奧宣布解除對台交流限制 稱過去安撫中共情況將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