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過去的一年|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吃在Newtown|姚啟榮網誌

2021-1-11 23:23
字體: A A A

剛踏入二〇二一年,大家還未準備好上班的心情。星期五的辦公室裡,只有我一人,其他同事,或在放假,或在家工作。澳洲人的聖誕新年假期碰巧遇上夏天,所以大家巧妙地用各式各樣的方法,把它延續,製造一個悠長的假期。十二月聖誕節來臨,工作的部門容許大家搞一個小小的慶祝,就是節日氣氛的開始。按照以往的慣例,不同的群組和部門各自搞聖誕聚餐,讓大家輕鬆一下。不過今年疫情影響財政,每人的聚餐費都削減了,甚至不容許你出席別的部門的聚餐。話雖如此,大家依然興高采烈找個好地方,最初找得老遠,還特別要安排交通工具前往。不料老天黑面,突然連續數天下大雨,氣象局更提出惡劣天氣警告。結果為求大家能夠順利前去聚餐,改為到一個附近的泰式餐廳。從辦公室不過步行十多分鐘。餐廳也靠近火車站和巴士站,直接由家中出發也可以。

泰式餐廳位於這個叫Newtown的社區。顧名思義,Newtown這名字原來可能是悉尼市外的新市鎮的直接意思。說起來一八三二年由John Webster夫婦兩人開的雜貨店,就叫做Newtown Stores,店鋪就在火車站現址附近,後來大家就直接取了店鋪名作為社區的名稱。由最初的農地和小社區到今天的城市化,可以說是城市發展的縮影了。由悉尼的中央火車站往西乘火車到來,只不過是第三個火車站,車程不到十分鐘,不過這段鐵路綫是慢車,快車不會停留。但往市中心的巴士必會經過Newtown的大街King Street,所以反而不少人選擇乘坐巴士,尤其往大學的學生和教職員,從巴士走下來就是校園,比火車更便捷。

今天的Newtown,當時所謂新的東西紛紛消失了,社區變得陳舊,然而大家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可能城市的規劃中要保留如此的面貌,或是有計劃重建一些地標,以維持它具有歷史的一面。我們總是失去了舊的東西,才緬懷昔日的風光。由大學校園到火車站的一段King Street,印象中的樓房十多年來依舊是老樣子,只是舊店換成新店。大多數房子都是接近原來面貌的兩層高建築物,間或有一幢公寓式的住宅。鄰近校園的關係,Newtown當然有不少食肆、咖啡館和書店,其中泰式食肆不計其數,更有不少的午餐「碟頭飯」在十澳元以下,比大學的飯堂更便宜。從校園任何一幢樓房走過來,都不過是步行五分鐘。我在外邊走過,不時看見幾系裡的同事坐在食肆的一角,獨自一人吃一碟泰式炒飯或炒麵,然後趕快回去授課。有幾回想跟店內進餐的一個美國來的學者打個招呼,趁機問問他的教學進度如何。不過他低頭只顧着吃飯,很匆忙的樣子,結果打消了念頭。過了數個月傳來不幸的消息,原來趁暑假他返回美國渡假之際,在高速公路上遇到交通意外身亡。人生的際遇叫人歎息。此刻他在你的眼前,原來已經是最後的偶然遇上。

泰式餐廳那麼多,可能跟我們眾多的海外學生有關係。這些來自中國大陸和東南亞的學生,對這些既便宜又不俗的午餐相當受落。不過從來搞不清楚到底是泰式、印尼式和越南式的餐廳的我,隨便找一間便進去吃午餐了。往往跟同事一起,各自付脹,我只點一些價錢合理的午餐。大家都是相信口碑去熟悉的地方,但有兩間餐廳再也不光顧。一間是親眼看見侍應把客人未喝光的清水重新倒進水瓶再用。如此節省食水而不顧衞生,眾目睽睽下如此舉動令人咋舌。同事常去的另一間,有天他看到曱甴橫行,回來告訴我們即使侍應如何以禮待人,也堅決不再支持。不過Newtown的顧客,除了學生外,也有一些喜歡特色午餐的中產階級,不介意付出多一點的錢,吃一些精美的餐。所以有些餐廳其實走高檔的路線,一個午餐要近三十澳元。澳洲人吃得疏爽,有經濟能力的食客當然不在乎這個區區小數目,甚至不在乎多付一些小帳。

King Street街上,自然少不了小酒館、中國、越南、日本和西班牙式的食肆。小酒館中,以愛爾蘭小館最有特色。不喝酒的我,進來是嚐他們午餐的牛排。這二百五十克的Potterhouse牛排絕對不是區內最便宜,但氣氛是無可比擬。如果不買酒精飲料或汽水,清水是免費供應的。小酒館熱飲欠奉,要飲免費的清水,就是水喉水。習慣了,反而很受落。至於中式的,一間大眾化的位於大街上,粉麵飯的菜單非常清楚,舉頭一看價錢,就可以落單,像一般快餐店的運作模式。另外一間中式齋菜,採取自助餐形式。自取飯菜後再到櫃面付錢。其實這些齋菜,以煑熟的蔬菜為主,沒有那些傳統油炸的食物,反而更健康,甚至澳洲本地人也可以偶爾嘗嘗這些中式蔬菜的滋味。另一間以嶄新形式的中菜餐廳是吃點心的專門店,原本是韓式餐廳。我和同事三個人叫了幾個點心,吃得半飽而已,因為均分帳單,差不多每人要付三十元,較一般的午餐貴得多。去了一次就沒有人再提出了。大家心中都知道,雖然這裡的點心真的和一般中式酒樓很不同。落了單,師傅才在廚房製作,通過玻璃看那一端的確做得很用心。至於價錢稍高也不是大問題,而是本地人沒有為點心如此瘋狂過,偶一為之算是很不錯了。澳洲的移民到來的族群那麼多,要找適合大眾口味的餐廳,還是找泰式餐廳吧。大家都容易找到有什麼好吃。

要數吃的地方,還可以找到日式。近校園那端,有一間提供日式的午餐,有一段日子遇上一個會說廣東話的老闆。她說她不是,只是朋友叫她來幫忙便來了。這樣的理由真的信不信由你。但她確是一個懂得交際的管理人員。聽到我們這群人說起廣東話,便走過來和我們聊起來,還努力介紹當天那些食物最新鮮,例如三文魚不錯啊,吃個燒三文魚午餐吧。如此盛情,難以推卻,而且也沒有失望過。不過她跟侍應和廚師說倒是普通話,所以我們從來不相信這是一間真正的日式餐廳。

疫情持續下去,只好繼續留在辦公室吃簡單的三文治了。要出外到Newtown吃個午餐,還需要一點勇氣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1月1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回憶是一種飢餓|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