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郵報》創刊七周年感言!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長輩請上座|陳頌紅網誌

2021-1-13 14:28
字體: A A A

十二歲之前,可能因為當小孩當得太久,外出吃飯時被長輩保護慣了,以為一張大圓桌的最裡頭位子,一定是屬於我和妹妹的。後來跟中學同學上街,吃飯時男生會讓女生坐在裡面,又以為,那些安全角落是屬於女孩子的。

十六、七歲參加家庭聚會,準備入座時,理所當然又想霸佔裡頭坐慣了的座位,卻被媽媽拉住,叮囑我和妹妹要先讓長輩和年紀小的晚輩坐進去。從此,我們開始遠離角落,一年比一年坐得更接近侍應上菜的位置。

當時以為,坐在哪裡只是關乎安不安全,需不需要照顧,並不知道座位安排原來大有學問,跟身分尊卑有關。

直至那年那天跟初戀男友的家人飲茶,我倆最早到達,便坐在裡面不受騷擾的位子,也方便盯著門口,可以向男友家人招手。但當他們來到,他祖母很不高興地說:「這裡輩份最低是你們,怎麼坐在上座?」我臉色慘白,吓?座位都有分上下?慌忙站起來,由長輩指定我們坐在哪裡。自那天起,不敢再亂坐。

在傳統禮儀上,「以面朝向何方來訂定尊卑次序」。由於古人設宴地方大多在「室」之中,「室以東為尊」,因為「東方者主陽」,所以最尊貴的席位是坐在西面,而面朝向東(進行公務的堂或殿,則以坐北向南為尊,向東為次)。席位次一級的,是坐於北面,面朝向南;再其次,是坐於南方,面向北;最卑微的位置,則為東面座位,面朝向西(李登年《宴席上的中國史》)。

現代難以嚴格得憑方向去設立席位,於是簡化成「以遠為上,面門為上」(也等同古代的「席端為上」)。

我因初戀時受過教訓,對座位安排很上心。但丈夫對這個上座概念不太認同。他的理論是,誰先到達,誰就該坐在一個可以直望門口的位子,才能讓未到的人清楚看見我們。他老說用背部朝向別人反而不敬。不過在長輩面前,我還是情願守規矩。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1月13日 下午2: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黨媒指香港選舉制度需「全面築牢屏障」 防反中亂港者竊取管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