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大海裡的小魚兒|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想回家|姚啟榮網誌

2021-1-18 23:23
字體: A A A

每年一月下旬,澳洲人慶祝兩個節日。其一是二十六日的國慶日,另一個是四大滿貫之一在墨爾本舉行的澳洲網球公開賽。國慶日之後,中小學的暑假就結束了,大家準備復課。澳洲網球公開賽的決賽也在這段期間的一個星期日舉行。換言之,球賽結束了,也結束差不多個半月多的長假期。不過今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澳洲網球公開賽要延期到二月八日開始,男單決賽安排到二月二十一日星期日,變成了二月份全國的盛事。以前一個同事是瑞士名將費達拿(Roger Federer)的忠實粉絲,一定要親到現場觀賽。墨爾本的Rod Laver Arena本是朝聖地,但門票由三百五十到最好位置的近一千澳元。一票難求,況且上佳的位置早已被許多企業和公司訂下了。但同事計算過,打入決賽有天時地利人和三大因素,即使買得門票,決賽選手其中不是費達拿,那麼便沒有什麼意思。所以他只是看初賽三兩場,以費達拿的水準,必定輕鬆過關。然後他再飛返悉尼,從電視看餘下的賽事。可是世界排名第五、今年已經三十九歲的費達拿,去年接受兩次膝蓋手術後休息,沒有積極參加比賽。去年十二月底他宣佈今年不來參加澳洲網球公開賽,當然令觀眾失望。但他在個人網頁上寫道:經過和教練洽商後,決定在二月底才復出參加競賽。

沒有費達拿,澳洲網球公開賽會依舊舉行。費達拿是個焦點,許多人的話題都是環繞着他究竟能否再奪得冠軍。但後起之秀太多,的確逐漸把前浪蓋過了。大家都以擊倒大名鼎鼎的前輩為榮,所以有費達拿,就增加了這個賽事的趣味性。而且他大多舉家前來,直播的鏡頭不時停留在他的一家身上,總有說不完的故事。費達拿奪得獎項與否已經不是問題。他說過很喜歡澳洲,很高興也希望可以再來。我們也總是多麼貪心,希望他可以奪冠一次。然而運動比賽需要非一般的體力。年紀大的運動員,比年輕的一輩,理論上體力自然吃虧。不過許多職業運動員都說過,他們日常的訓練,早已經準備了長時間的比賽,體力足夠有餘。當然作為電視觀眾,我們也愛看球員打球時的美妙姿勢。曾經在一份學術的期刊上,讀過一篇討論費達拿球技的文章,裡面說到球迷喜歡他,就是他擊球的姿勢,幾近完美,所以才如此令人迷醉。經他一說,再翻看網上一些精彩錄影片段,証實此言非虛。難怪可以一看再看再三看。

為了準備比賽球員的來臨,維多利亞州早已嚴陣以待,確保新冠肺炎不會從國外傳入。酒店隔離是其中重要的關卡。但之前維州出事,就是酒店的保安人員被感染,再散播開來,証明病毒的傳播的風險非常高。近期倫敦的變種病毒,更令人喪膽。一旦知道有人感染,政府馬上採取極端的措施。不過近來病毒傳播迅速,已經令人非常不安。悉尼的北部海岸一區曾經是傳播熱點,要封閉該區三星期,上星期才解封。可是病毒已經在大悉尼地區廣泛傳播開來,今天錄得六宗本地感染。而因為疫情,州政府已經下令市民出入公共場所,包括商場,到咖啡館餐廳,使用交通工具等等,都必須戴上口罩,也規定要使用新州的手機程式登記進入和離開,十分緊張。現在要到超市,必須戴上口罩才可入內,還要掃描政府提供的二維條碼以作追蹤。以前大家都沒有想過戴著口罩是必須,還有些人爭辯不休到底口罩有沒有用。現在不管你有什麼想法,戴口罩已經是一個行政命令,不可違規了。警察負責執行,勸喻無效後便發出告票。

來自洛杉磯和阿布札比接載澳洲網球公開賽的參加者和隨行人員的兩班包機上,已經有兩人被驗出有病毒。機上共四十七人立即被強行隔離兩星期。距離比賽開始只有兩星期,換句話說,參賽者要想辦法在酒店隔離期間進行練習。如何在房間中練習,相信有無比創意和空間才行。瘟疫流行初期,不時有人在網上分享他們如何在兩所相連房子的後院打球。玩意需要創新,但不到場地練習恐怕不能。缺乏練習,相信這些球員都不能保持水準,更遑論跟沒有隔離每天如常練習的對手作賽。那麼便出現一個公平的問題。排名高的球手如祖高域(Novak Djokovic)、拿度(Rafael Nadal)、威廉絲姊妹(Serena 和Venus Williams)等,資源足夠,一早已經到達南澳洲阿德萊德進行操練,到比賽前夕才飛扺墨爾本。可以想像,對大會的安排有意見的人將會更多。

不過大家的疑問恐怕是:為什麼參加澳洲網球公開賽的他國球員可以來,三萬八千名滯留於海外的澳洲公民不能回來。大家當然看到對國際賽事的參加者和澳洲國民的分別,所以聯邦政府才馬上宣佈派出二十班包機接載澳洲人回家。不過阿聯酋航空碰巧宣佈,因為澳洲減低每日入境人數,所以停飛往來悉尼、布里斯本和墨爾本的航班,即是說,如果登不上包機,自行安排回來將會更困難。據說其中五千人已經到達一個身心非常脆弱的地步。試想想一年不能回家,精神飽受摧殘,政府竟然毫無解決的方案。

雖然澳洲網球公開賽的賽事於維州舉行,但入境的禁令是聯邦政府的政策。一個國際賽事和國民的身心健康,誰更重要?現在已經有了答案。一場瘟疫蔓延開來,暴露了政府其實沒有什麼具體旳辦法。大家都懂得說this is a year like no other,但到如今,大家還是給一場瘟疫搞得團團轉。下一個的問題可能是如何拯救我們的大學財政。不准回來的海外學生人數將會接近三十萬。這當中,算一算,學費、住宿、交通和日常生活,多少其他人要靠他們養活。

二〇二一也將會是another year like no other。澳洲的封關來得決絕,所以感染死亡的人數才只有九百零九人,相比其他地區,我們的確變得較為安全。大家僥倖的活着,戴口罩變成了市容。瘟疫下大家都變得神經兮兮,希望它儘快消失,卻又知道它還隱藏在身邊,隨時隨地,像一個巨大的海嘯捲過來,把生靈淹沒。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1月18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1.18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