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16幢深水埗「指定區域」大廈污水樣本持續陽性 政府凌晨納入強制檢測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小郵局|姚啟榮網誌

2021-1-25 23:23
字體: A A A

那天到校園的郵局,把剛出版的拙作小書寄給海外的朋友。郵局位於一座叫Bank Building的古舊建築物的地下。銀行以前可能真的就在這裡,後來搬走了,名稱就留在建築物的牆壁上。校園像一個社區,一座建築物有一個特定的用途。銀行需要擴充,或者找到一個人流多的地方,所以才遷到另一座建築物。現址設立了郵局,和一個學系共同享用這個空間。大樓前有一小幅空地,三個大郵筒安置在一旁,另一端有一排木座椅,這個格局有古老建築物的氣派,跟其他擠在一起的新大樓很不相同。

郵局比一般的社區郵局小,原本只是服務大學校園人士為主,讓你把信息從悉尼送到全世界。喜歡到這裡,因為沒有校外的人跑來這裡光顧,所以不需要輪候在長長的人龍後面,印象中只有午飯的時間才有較多的人到來。不過這刻門前的空地上,許多的行李喼和紙箱堆放在一起,幾個人用膠紙緊緊的把一個又一個的喼和箱子綑綁好,貼上封條,看來是安排用貨運寄出。郵局裡幾個職員忙得團團轉,外面有人不時走進來,向櫃面查詢還需要填寫什麼的表格。

以前經營郵局的是一個來自馬來西亞的家庭,他們後來在另一社區繼續經營郵局生意,可能看到那邊的顧客較多。接手的是幾個操普通話的漢子,以為是繼續艱苦經營,沒想到這幾年下來,郵局的生意好轉得那麼快。澳洲郵政服務既是公營,也是私營。說公營,因為它是聯邦政府屬下的商業機構。由一九八九年的郵政處,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公司的架構的組織,也有一個管理全公司的行政總裁。澳洲全國有三千多間郵局,由私人擁有,有大有小,從城市到小鎮,以至偏遠的鄉郊,是現代的驛站,還跟速遞公司爭生意。澳洲郵政全資附屬的StarTrack,以搬運起家,以前大學搬運辦公室傢俬,全由他們包辦。但StarTrack也是速遞公司。那次在澳洲Amazon訂一本實體書,下午完成訂購程序,網上說好了兩至三天送到,結果翌日下午StarTrack的速遞員來到門口,把書送到手中。這個流程的安排如此順暢,足以証明,除了要打書釘,真的再沒有需要到書店裡去。澳洲的書店越來越少,只賸下老店Dymock,其他早已消聲匿跡。位於大學校園的書店Co-Op,以前開課前學生在門前排隊購書,是校園生活開始的一㬌。除了教科書,當然不少學生是不看其他書的,所以平日書店門堪羅雀。加上學生懂得運用影印的神效,一本書多用,書店生意慘淡。Co-Op其後也引入其他的商品,例如運動衣、文具和小型電腦用品,企圖扭轉劣勢,不過敵不過電子化。數年前書籍和教科書紛紛變成e-book,任學生下載。到了這個階段,Co-Op結果關閉所有書店,由另一間網上書店接手經營。Co-Op現址一分為二。鋪面三分之一變了甜品飲料店,三分之二變成電腦公司門市。從此我又少了一個午飯後減肥的好去處。

澳洲郵局自負盈虧,所以一般店內有許多商品出售,例如文具、賀卡、電話卡、影印、傳真、書籍和小禮品,甚至小型電器如電視、DVD播放機和電腦的儲存卡也齊備,也可以交水費、電費、氣體燃料費和電話費。最奇怪的是可以預約時間,到來申請護照。護照是有效的旅遊証件,但填寫表格、拍照、核對文件和繳費,一個櫃檯職員就能肩負責任,不能不說是郵局的特殊任務。所以即使有兩個櫃檯,其中一個正在處理護照申請,另一個就要照顧長長的人龍了。你可以說護照那麼重要的文件,一定要政府官員處理才行吧。但申請手續不過是例行程序,批准與否最後還在聯邦政府。職員按照規定,小心核對資料,也很熟練的取出相機,叫你站在白色的背景紙前面,爽快的替你拍下一張合格的數碼照片,然後一併把表格和照片的電子檔案收集。你付了錢,回家等護照寄來。一般來說三星期就可以收到。但政府寄出的護照,現時仍然沒有追蹤的服務,中途失掉了大有可能。網上建議不如要求到郵局領取更安全。郵局在星期一至星期五營業,有些還在星期六上午開放,但大家還是覺得要走一趟,不很方便。

澳洲郵政的品牌標誌是鮮紅色,但制服的式樣是螢光黃色。此地市郊的郵差的送信工具是電單車,車尾掛上一幅小旗幟。他們戴上防曬帽,穿上螢光衣,駕着車由一間房子到另一間房子,把信投進門前的信箱,只有設有追蹤服務的郵件,郵差才會來到門前,按你的門鈴。所以看到郵差的機會不會很多。至於速遞的服務人員,也有他們的送貨方式。按了你的門鈴,你一應門,他們已經飛奔回到車上,準備離開了。

郵局的郵件追蹤服務,只是多花數澳元,但免除擔心不知道郵件到了那裡,很值得考慮。使用這個服務,以往需要用筆填寫一份表格,要大力寫得清清楚楚,以便底下的過底副本也一樣看得到。職員然後把整份表格貼在郵件上,計算郵費,付費之後,你得到一張收據,上面有一個追蹤號碼給你了解到了哪裡。今次來到校園郵局,職員指着一張告示,告訴我剛改了方法。細心一看,原來要用手機的相機掃描二維條碼,繼而打開郵局的網頁,上面就是追蹤表格的電子版,跟手寫的一樣,要我清楚的鍵入所有相關資料。最後一欄我必須確認資料正確,接着便列印了一個電子二維條碼。如果你提供了電郵,這個條碼也即時送到電郵戶口。拿着二維條碼到櫃檯,職員便迅速印出表格貼上郵件。我面前的職員說這個通知來得很短,給他們帶來了額外的工作。我覺得填寫表格的過程都是一樣,但要適應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只是如果顧客沒有手機,不能掃描二維條碼,有沒有其他辦法?職員沒有回應。

這個世界是逐漸走向電子化了。管理高層假設每個人必定有一部手機,也懂得如何掃描二維條碼。但事實上對不少人來說,手機是奢侈品,上網的費用仍然高昂。看來趕不及走上電子這班列車,快會無處容身,不知所措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1月25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只要我不是我|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