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政府突擊往綠楊新邨R座及麗湖居9座執法 抽查約640居民無人違強檢令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記憶與遺忘的鬥爭|陳頌紅網誌

2021-2-1 15:06
字體: A A A

第一次去京都嵯峨野的竹林,有一絲失望。並非對景色失望,而是遊人多得超乎想像,令竹林太過熱鬧,失去它應有的閒逸。不過既然來到了,還是在竹林道上匆匆拍了照,才繼續前行。

最近有朋友問嵯峨野竹林的事,便把照片找出來給她看。她「哇哇」地發出讚嘆,「真美啊!最難得是周圍一個人都沒有,你們可以慢慢散步,好好享受美景。」是嗎?沒有人嗎?

想了想才記起,那年回來後翻看照片,嫌身邊太多路人甲乙丙,於是用一個照相特效app,把竹林道上所有遊人都擦掉。

當時下載那個app,還得跟隨指示,特地上YouTube學習如何抹去不想要的背景,之後在照片上搞了大半天。有時不慎令後面的竹子變彎,有時又會令地面凹陷,有時甚至把遊人的頭跟自己的外套合二為一,好詭異。過程不算太順利,結果就只改了一張圖而已。

如果我沒有坦白告訴朋友,竹林並非她眼見那麼寧靜,她會有一個美麗誤會,直至她親身去到,發現身邊遊人原來多得摩肩擦踵為止。

那天回家時忽然想起米蘭昆德拉的《笑忘書》。第一篇故事開首,講一九四八年的布拉格。當時的共黨領袖在一個宮殿陽臺上,向幾十萬群眾發表演說。那天天氣很冷,下著雪,雪花飄到光頭領袖的頭上。站在他身旁一個男同志,「滿懷關愛地把自己的氈帽脫下來,為他戴上。」黨的宣傳部拍下照片,複印了幾十萬張,派給全國國民。從學生到工人到婦孺,沒有人不曾見過這張著名照片。

可是四年之後,這個為領袖戴帽的男同志,因為叛國罪被處死。宣傳部要把他從黨的歷史上消失,但凡照片中有他的地方,都只留下空空的牆面。世上跟他有關的東西,就只剩下那一頂帽子。

若非朋友問起,若非翻看照片,或者再過些時候,我也以為那年的竹林,只有照片中的自己。就如米蘭昆德拉說,這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圖片來源:Google maps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2月1日 下午3:0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PK狂擦駱惠寧,證港警已獲北京升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