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沉默|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步向黎明|姚啟榮網誌

2021-2-1 23:23
字體: A A A

開課沒多久,大學員工例行有免費的流感疫苖接種。起初我還有一點遲疑不決,後來想想這一把年紀,身體尚好,但抵抗力絕對不能跟年輕小伙子相比。舉個例說,眼見別人冬天穿着一件螢光短袖上衣,輕輕鬆鬆在戶外工作,自己雖然還不需要穿著厚衫,卻不能跟他們穿得那麼少。許多人根據不同的報導,煞有介事做起專家來。有些說疫苗只針對幾種該年流行的病菌,卻不可能針對所有致命的病毒。打了疫苗,給你保護,卻不是全面的保護,所以與其打疫苗,不如小心謹慎,不就是可以免於流感的侵襲嗎?說得像很有道理,但流感既然是無形,又怎麼可以輕易防備呢?根據美國的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的數字顯示,每年死於流感的人數,平均由三十萬到六十五萬,這個數字真的令人難以置信。既然無法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預防,倒不如接受疫苗接種。經過自己解釋一番,理由似是而非,總之心安理得便算了。

記得第一年流感接種,校方只是安排地點在一個小房間裡,由早到晚,連續數天。既然是員工福利,豈會錯過。我選擇剛開始的早上九時,只碰上一兩個熟悉的臉孔。大家好像有點尷尬,也有些意外。輪候座位上,你看看我,我也看看你,打了個招呼後默不作聲,心𥚃懷疑為什麼碰巧你會到來注射。大家也沒有多問,心照不宣算了。我希望疫苗有助減少感染流感,理直氣壯,當然毫無懼色。其實接種過程很快,坐下來跟護士回答幾個問題,瞬間疫苗便打進手臂的血管,那麼輕鬆,只有少許疼痛,貼上棉花膠布也在匆匆忙忙中完成了。接種之後,我必須稍坐十五分鐘,沒有感到不舒服,才可以安然離去。經驗告訴我,只要在接種過程中放鬆,問題不大。接下來的當天,工作依舊,下班時才醒覺原來早上接種過疫苗。後來每年碰上的同事也多了起來,自自然然的寒喧一番,就像在咖啡店裡遇上一樣。接種的地點也逐漸換了個大房間,甚至安排在不同的校區舉行。去年新冠病毒初起期間,大學安排同事到各社區的特約私人診所接種,不用老遠走到校區,非常體貼。老實說,病菌絕對沒有階級性,也一視同仁,只要不幸遇到,自然給你帶來無限麻煩,嚴重的可以喪命。年輕一輩不等於比年老一輩幸運。這數年我染上流感較少,可能歸功於這些疫苗。但我的一個較年輕的同事接種過疫苗,卻久不久給流感折騰得大病一場,死去活來。

澳洲沒有有戴口罩的文化,香港以前也沒有。大家都一直欣賞日本人戴上口罩可以防止接觸其他病毒,也不會傳染他人。有些習慣來自社交禮儀,即使你多麼不願意,你也得照樣做,否則會受到歧視和責備。因此不難理解新冠肺炎初期蔓延開來,有那麼多澳洲人抗拒戴上口罩,所以也不應該用責備的口脗說這些人多愚蠢。大學𥚃的工作文化中,大家都會說family first,即是說,家中有事,例如直系親屬有急病,簡單如看醫生,必須放下工作趕快離開,上司不會說不。你的孩子第一天上學,你也可以請假陪伴他渡過這個重要的時刻。至於染病,更是有偉大的理由在家休息,不需要出示醫生紙的病假一年有四至五天。大家說好了,如果你不舒服,請你留在家中。同事不舒服,寫個電郵請假,都是說stop the germs spreading around(不讓病毒傳播),直至病好為止。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是帶病上班的。這樣勉強上班,大家不會欣賞你工作能力強,反而是擔心你在辦公室裡涕淚交零之際,有多少人不幸中招。所以叫你别回來,是出自真心。沿用香港人那種打不死的精神,在這裡是不管用的。你病中強行回來,大家看到你的尊容,婉轉的會叫你多休息,直接坦白的會叫你滾回家去。

病了吃藥,以前是平常事。但在悉尼一般染上流感,醫生都是叫你喝水多休息,或者吃Panadol。覺得喝白開水淡而無味,可以喝果汁,很嚴重的才開抗生素。到要吃抗生素,表示你的病需要強力之手速速搞掂,別無他法。現在吃藥已經很有效,很少需要打針。不過我過去的病中記憶,永遠想起年幼時頭痛發燒,母親帶我到私家醫生診所求醫的經過:坐在長椅上等待,前面的一部小電視永遠播着節目,牆上掛上「仁心仁術」的玻璃鏡面。進去看到醫生,剛坐好,護士已經叫下一位病人進來。醫生叫我伸出舌頭,往嘴裡看,說我喉嚨發炎。他一貫的說不如打針吧:打針會快好。旁邊的母親自然回應說好啊好啊。到打針完了,拉好褲子,一拐一拐的從診症室出來,都不過是五分鐘的事情。然後等待取藥付款,慢慢走回家去,吃過母親準備的稀粥再吃藥,接着倒頭大睡。到了半夜出了一身大汗,翌日身體便好起來。至於屁股打了針的位置,好幾天還在疼痛,的確忘不了。這個經常光顧的醫生,上午在灣仔,下午才到我居住的筲箕灣診症,所以總是不準時。我在香港工作時,一個同事病好了復課,交出病假紙,一看醫生的名字原來還是他,原來已經是十多年後。年老了還在工作,証明他還是得到病人支持,那麼受歡迎。

今年是否還有疫苗接種,現在言之尚早,也可能要讓位給新冠肺炎疫苗了。記得去年還戴着口罩在古老大禮堂接受流感疫苗接種。那時候剛開始要遵守社交疏離,每張椅子之間的擺放要有一點五公尺的距離。這一點五公尺的距離維持至今不改,變成了一個參考。現在大家早已經視生活一切如常,除了公共交通工具上,其他地方不硬性規定戴上口罩了。這個在我們生活中仍然若隱若現的肺炎,可能要大部分人接種了疫苗之後,才會消退,但不會完全消滅。根據聯邦政府的最新公佈,除了郵局和醫院外,我們可以直接到全國六千間參與計劃的藥房的其中一間,便可以得到疫苗接種。

如果三月開始的疫苗接種計劃順遂,才能走出黑夜,步向黎明。這是一個高度傳染性的病毒,令人喪膽。現在活著的我們,還有什麼其他更好的選擇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2月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尖沙咀鬧市劃「受限區域」 區議員促明早7時準時解封(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