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黎智英案終院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 湯家驊稱判決非代表違國安法永不可保釋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無痛傷害|陳頌紅網誌

2021-2-10 13:59
字體: A A A

或者這是朋友甲的生存之道。

她從來不曾在聚會中、社交網站上、手機群組裡,對社會、政治、經濟、民生表達過任何意見。如果直接問她有什麼想法,她只會嘻嘻地笑兩聲,回一句「不知道呀!別問我」,便把話題帶開。

說她小心翼翼也好,完全不信任人也好,或者只是恐怕得失朋友也罷,這麼多年來,要從她口中探究她的立場和喜惡,對不起,從沒成功過。

這些年香港風雨飄搖,大家見面時提起時事,少不免罵罵人洩洩忿,偏偏只有她,一言不發,連點頭的動作也沒有,彷彿擔心點一下頭,便等於認同我們的講法,成為我們一夥,拆毀她多年建立的避世堡壘。

有一次鼓勵她,「即使跟我們看法完全不同,也可以講出來,不要怕」,然後她算是給我們一個比較清晰的答案:「並非不敢講,只是真的沒有傾向,誰是誰非不想管,對任何一方受傷害受壓迫,都不想深入了解原因。不支持不反對不在乎不生氣,對一切沒感覺,就不會不開心。」

她令我想起「先天性無痛感」的人。身體感受不了痛,聽起來很不錯,事實上卻危機重重。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醫學中心主任王俸鋼在《闇黑情緒》的推薦序中提過這種病,患者因為沒有疼痛感覺,根本不懂得避開危險,經常一身是傷,有兩成患者活不過三歲。即使幸運地長大,也多數過不了二十五歲。

幾年前印度有一對同患無痛症的小姊弟,某日因為過度飢餓,父母又不在家,兩人竟然吃掉自己的手指頭充飢。臺灣有一個無痛症患者,年少時幫忙煮飯,常徒手拿起燒紅了的鍋,還被家人以為有特異功能。直至發現她連燒傷脫皮、流血不止都看似沒事,才發現不妥。

沒有痛感,受的傷害可能更大。王俸鋼形容不會疼痛,就等如永遠處於麻醉狀態,所以痛感是必須的,「它的存在有其功能面意義。」而且,「隔絕,是另一種問題的根源。」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2月10日 下午1: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列根前特別助理:美國幾乎無法扭轉香港失去自由進程 港人不應寄望外部壓力只能求中國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