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愛在極權蔓延時|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農曆新年|姚啟榮網誌

2021-2-17 23:23
字體: A A A

農曆新年剛過去。南半球夏天的悉尼,氣氛當然不及北半球,那裡過年確是盛事。今年二月的傳統新年只是多元文化中的一個習俗,不是新南威爾士州的公眾假期,雖然可以慶祝,不取假的還是繼續上班。記憶中以前大家都說是Chinese New Year,說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人說到底正確不正確。不過要特別強調這是中國人的新年,在移居到來的族群中,還是有些爭議。朋友之中,韓國裔的會慶祝這個新年,泰國裔、越南裔的和柬埔寨裔也有這樣的習俗。即使他們的祖先來自中原,但經過幾個世代,從一個地域遷徙到另一個地域,早已經不完全是中國人的血液。硬要和中國扯上關係,真的很勉強,也很令人傷心。等於你在街看到一個黃皮膚、亞洲人的臉孔的人,就魯莽地當他是中國人一樣。沒有多元文化的警覺性,別人會很不高興,也不沒有禮貌。今年悉尼市中心的農暦年慶祝,就直接叫Sydney Lunar Festival,節目裡面當然以中國的習俗為主,地點就在唐人街一帶,稍遠的要數巖石區(The Rocks)的市集。以往的龍舟比賽,今年好像取消了。

我們常說的多元文化,不是只掛在嘴邊。最近校方特別為大家陸續安排學習文化多元,鼓勵同事之間在崗位上工作,要注意别人的文化背景。大學的內聯網,大家都找到自己族群取假的理由。同事是回教徒,每年的齋月(Ramadan)結束,例必取假慶祝。一如我們的農曆新年,親戚之間互相拜訪問好,很有意思。大學取假寬鬆,所以他可以趁機會多取一至兩天的年假,延長假期。我們有點不服氣,華人社群那麼大,具有文化傳統的意義的就有農曆新年、端午節和中秋節。後來終於發現了假期種類之中,除了病假、事假和有薪假期之外,還多了一項Cultural Leave,意思是和我們的文化傳統有關。下端可以選擇Chinese New Year,換言之,在農曆年初一當天,可以額外取用一天的有薪假期。至於其他的族群,例如配偶是華人,或者來自越南、南韓的,不是Chinese,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享受到這個假期。我不會八卦的向人查詢一下,反正大家一般都有許多年假。當然你要用如此理由取假,也要視乎當天有沒有重要的工作。例如要上課,學生不能沒有老師。這樣的情況,理論上可以取假,實際上並不可能。上司也可以簡單的說不。

最近大學改用了一個新人力資源系統。未更新之前,大家在舊系統上還見到給我們選擇的文化傳統假期,已經改稱之為Lunar New Year,果然是言出必行,功德無量。大家無須尷尬的申請假期,而且惠澤許多同樣慶祝農曆新年的社群。更新之後,文化傳統假期放在特別假期之下,沒有列舉特別的假期名稱,大家只需要在詳細資料上填寫農曆新年便可以了。我的同事自然可以這般申請慶祝齋月結束的假期,我相信只要合理,而且又是普遍認可的文化傳統節日,都可以是一個理由。像以往香港那麼多宗教信仰的假期,像佛誕,恐怕不能當作一個特別的假期。新州的公眾假期只有十一天,跟基督文化有關的有六天,包括復活節和聖誕節。約百分之三十六的澳洲人信仰基督教,所以並非不合理。我們的年假有二十天,還可以累積到四十天。放假太長,又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當然想恢復上班。

無可否認,農曆新年是大節日。悉尼華人社區定必人山人海。我附近的華人聚居社區,靠近火車站。火車站的西邊,華人店鋪林立,公眾停車場也在那端。至於東邊,則是韓國人天下,店鋪恐怕只及華人店鋪的一半左右。除夕下午回家,車子經過華人社區還有兩公里,道路已經擠塞起來。我的車子在外邊繞過,只能除除而行,到家的一點五公里,車子卻行走了三十分鐘,比正常慢了二十分鐘。以為這是疫後大家回到辦公室上班,下班回家路上的老樣子。後來一個朋友傳來照片,原來華人社區人頭湧湧,單是在其中一間燒味店的排隊人龍已經有七十多人。你可以想像別的售賣過年應節食品的店鋪,也一樣熱熱鬧鬧。有人認為過年沒有擠過市集,上過頭柱香,貼上揮春,或者在屋子裡擺放年花,就不算是過年。至於食物,例如年糕、蘿蔔糕、燒味等等,也是不可或缺。如果把這些習俗都統統搬到悉尼來,不能不光顧華人社區的店鋪,為在異鄉的家添上一些節日的氣氛。難怪我駕車回家,車子走得那麼慢,如果我闖入社區的範圍,沒有一小時,恐怕走不出來。

回想起來,這些年來生活在悉尼,農曆新年初一上班,並非不尋常,碰上週末,當然是好事,不用取年假。近年當文化傳統節日成為了理由,非常安樂,不假思索就取假了。悉尼的夏天快香港三小時,可以吃過早餐後才向香港的親友拜年。我們還是沒有依照一般的傳統,把房子佈置一番。不過趁機會多吃自家製作的年糕和蘿蔔糕,煑一些粥,就算是過節。早已經很少走到華人社區去了。那邊永遠那麼熱鬧,一天到晚滿是人,找一個泊車位要靠運氣。如果我們買東西,要把車子泊到一公里外,徒步前往。這樣做便覺得費時失事。況且要買的東西也不很多,後來家居附近的購物商場𥚃也有一間華人雜貨店,裡面貨品頗算齊全,變成了最方便的選擇。

年幼時拜年的記憶所餘無幾。留在腦海裡的都是母親叫我和弟弟帶著利是和食物,到十戶八戶鄰居拜年,其實是簡單交換的節日的祝賀,然後帶着鄰居的手信回家。如此這般就是一個初一的上午。父親的一個結拜兄弟表叔總是在大清早來到,和父親閒聊一整天,不願走。他是沒有家室的人,過年親友放假在家,難得找同鄉談天說地。我們總嫌他煩,從不了解他孤身的滋味。後來才明白,即使煩厭,也是一年難得一次。後來一個國內來的住客奪了他的臨時房屋戶口,變成屋主上了樓。他反而變成不合資格的非法住客,流落街頭。

如果時光倒流,我們或許可以對表叔好一點,減少內咎。嘗過了人生百味才知道,過年絕對不是電影院裡,一齣只有歡樂的賀歲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2月17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2021.2.17食衛局衛生署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