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批中國以國安及防疫為名 削弱人民自由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需要你需要我|陳頌紅網誌

2021-2-27 14:00
字體: A A A

剛榮升外婆的長輩回憶女兒剛拍拖時,她特別失落,因為感到自己被需要的程度愈來愈低。加上家中有巧手外傭,煮菜針黹都比她強,她益發覺得自己沒用。過了很多年,女兒結婚了,最近生下兒子,因為初為人母,手忙腳亂,不僅要媽媽日夜相伴,而且什麼事都要找媽媽。長輩說,她身體和精神都很累,但開心得無法形容。心中那份喜悅,不僅源於抱孫,更重要是再次感到被女兒需要,也被孫子需要。從前無精打彩的她,忽然注滿生氣。

這又讓我想起京都哲學家鷲田清一在《關於穿衣服這件事的哲學辯證》中,引述蘇格蘭精神科醫師羅納.大衛.連恩的理論:「人唯有在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對其他人形成某種意義,會對別人造成某種效果後,才知曉自己到底是誰。」

鷲田清一舉例:一個老媽跟兒子同住,但兒子視她如隱形人。不管自己在不在家,生還是死,兒子都不關心不在乎她。另一個老媽,兒子犯了重罪被送進監牢,自己因為內疚而躲起來獨居。兩個老媽相比起來,後者的存在意義可能還大一些。至少她因為不懂管教兒子而每日自責,至少被關進監牢的兒子,還期盼她定時探望。她的存在也許是贖罪,也許是為了等兒子重新做人而撐下去。而不像前者,根本無法定義自己在世上的價值。

鷲田清一認為我們都是「他者的他者」。「唯有確認我們對於某個他人而言,是有意義的存在之後,我們才能真切感受到自己活著。那個人沒有我不行。我雖然幫不上忙,但只要有我在,他就會安心。我如果生病不能去上課,我們班就會死氣沉沉……諸如此類。」我們在相互關係中強化對自己的認同,這些人需要我,反過來,其實我也需要他們這樣需要我。

日本作家村田沙耶香在《便利店人間》中說:「幾乎是我身邊的這些人,構成現在的『我』。」或者每個人都一樣。

(圖片來源:Sharjah24 News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2月2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國衛:中央主導完善選舉無可厚非 現時目標仍是9月5日舉行立會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