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寶龍深圳出席座談會 聽取香港各界對完善選舉制度意見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學做一個正常人|陳頌紅網誌

2021-2-28 14:00
字體: A A A

到底,在正常世界裡做一個不正常的人,或者在不正常的世界裡做一個正常人,何者會更痛苦?

我覺得是後者,日本作家村田沙耶香認為是前者。其實有什麼分別?成為異類,永遠注定孤獨。

《便利店人間》是一部很易讀的小說,節奏明快,用字遣詞簡單直接,用一個半小時就看完了。作者村田沙耶香為了寫這一部《便利店人間》,想用「自己的身體去實際感受,並觀察便利店的場景」,特地去便利店打工,直至小說出版後,依然繼續每天到便利店工作五小時。

但她寫的不是便利店經歷,而是女主角藉由在一間小小便利店打工開始,強迫「不正常」的自己,走在普通人眼中「正常」生活的軌道,規規矩矩地做回一個「正常人」。

小時候,女主角處處表現出與別不同。在公園看到小鳥死掉,其他小朋友為牠哭泣,她卻高興地說要帶回家給爸爸和妹妹烤來吃,理由是「難得牠自己死掉」。在學校看到兩個男同學在打架,沒有人能制止他們,她便舉起一把鏟子去打他們,原因是「這是最快方法令他們停下來」。父母和老師都認為她有病,希望心理醫生能夠治好她。為了令父母安心,她慢慢學會沉默。凡事惟有不作聲不反應,才是生存之道。

然後,在念大學時期開始,她找到一份便利店兼職。有制服,有特定職責,有店長規定的打招呼詞句,店內所有貨品的擺放位置都有規定,她只要跟著做,再模仿其他同事的聲調和笑容,就可以成為「正常世界的零件」,不再是異類,不再被人排斥。只有她才明白,「正常世界極度高壓,異物會靜靜地被剔除,不正常的人會被逐一處理掉。」不獨是工作,就連跟男同事同居,她都不過是為了令自己更切合普通人要過的人生。

但是,違背心中真正意願,不斷討好別人,刻意做一些令別人接納自己的行為,難道,就是所謂的「正常」?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2月2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初選大搜捕】《香港01》:警方計劃今日落案起訴逾30人 涉「顛覆國家政權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