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夾雜英文 突顯尊貴身份?

路見筆評│文憑試見傳統名校壟斷 教育貴族化港勢成夢死之地

2014-7-15 07:35
字體: A A A

第三屆中學文憑試昨日放榜,12位考獲7科5**成績的狀元陸續出爐。這12位狀元當中,有11位來自傳統名校,地區名校則幾近全軍覆滅;過往會考年代地區名校與傳統名校旗鼓相當的畫面,已不復見。

特區當局自2009年全港高中改制,即導致各校成績大洗牌,箇中原因涉及學校與學生的適應速度,亦關乎學校的資源以及學生家境,令人關注社會流動性問題。年初,曾有一位基層出身的中大碩士生就此研究,發現自公開試改制後,學生之間的貧富懸殊更突出,原因是新學制着重通識成績。通識科原意是避免避學生讀死書,但窮家子弟卻無錢擴闊視野,輸在起跑線上。

浸會大學教育學系首席講師許為天亦曾指,家庭收入影響子女入讀大學機會的問題,在文憑試出現後更為嚴重,因為新的課程更加重視學生的閱歷,而基層家庭明顯較為吃虧。

上品無寒門 階級成世襲

有謂知識改變命運,教育一直被視為脫貧的途徑之一。不過在香港,教育卻早已淪為商品及工具,協助脫貧之策,反成為延續貧窮的惡夢。去年,教院一項調查分析,發現生於於貧窮線以下的本港青年,只有13%可以入讀大學;而最富有的一成則有48.2%,相距2.7倍。與二十年前接近均等的1.2倍相較,富貧子弟入讀大學比例的差距明顯加大。倚靠讀書脫貧,似乎只能流於空談幻想。

由於地區名校學子多出身基層,高中新學制已令地區名校黯然失色。隨着近年名校逐步走向直資化,相信學生「貧富懸殊」的情況只會愈趨惡劣,貧苦學生接受「優質」教育的機會亦將大減。過往服務基層子弟的官津學校猛然變成貴族學府,清貧家庭幾近無可能負擔學費,上品無寒門的門第教育隨之而生,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遭到扼殺,階級分化已漸成世襲之勢。

名為普及教育 實則精英主義

須知道,香港雖推行所謂普及教育,但機會明顯並非均等。家庭的資源投入對學生有明顯影響,補習便是典型例子。觀乎市面上的補習天王,每月每人所收學費動輒需要五、六百元,家長需具一定經濟條件方可負擔。受過高等教育的家長,懂得善用遊戲規則及先天優勢,為子女提高競爭力。加上「一條龍」辦學模式,名校紛紛設立附屬小學,學童一般早於6歲入讀小一時,已經要為名校學額生死相拼。更甚者,現時學額戰的戰場已經延伸至幼稚園。若要入讀名牌小學,先要入讀名牌幼稚園,而靠的就正是家庭背景,報讀語言班、興趣班,樣樣都要講錢。

本屆文憑試出產的12位狀元,當中5位出自直資學校,而其餘多間名校中,大部份已表示有意轉型為直資。資助學位僧多粥少,清貧學子乃最大受害者。富家學生升學門路廣闊,即使公開試失手,尚可負笈海外。相反,出身基層家庭的學生,當然無法負擔海外留學的代價,若留港則只修讀有學費昂貴、質素良莠不齊的副學士學位,如今更可能要接受梁振英政府資助返大陸升學,可謂升學無門。官津名校轉往直資的趨勢難以叫停,跨代貧窮只會愈演愈烈,無異是將清貧學生湮沒,令香港淪為夢死之地。

(撰文:金世傑)(原圖為《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15日 上午7: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日記∣林鄭今日「考牌」──走陳太之路還是走葉劉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