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大搜捕】聆訊14小時未處理完保釋申請今早再續 楊雪盈等4人不適送院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臉書再見|姚啟榮網誌

2021-3-1 23:23
字體: A A A

二月十八日早上臉書突然停止了刊登澳洲的新聞,連帶也停止了一些聯邦及州政府的新聞網頁,一時之間大家都非常愕然,不過沒有爭相奔告這回事。社交媒體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像以前上茶樓吃點心看報一樣,你看着大人埋首在張開報紙裡,自己只在吃東西,非常納悶。現在每人一手機可不同。大家手中的小小屏幕的互動世界,接收的資訊更即時,根本懶得和同桌的家人對話。至於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也看不到有人在讀報了。我們的社區,有一份由專門報導區內消息的小報,以前有人把它送到信箱𥚃。區裡的節慶、體育活動、學校消息都看得到。找人修葺樹木、清理雨渠的碎葉和電工水喉匠,都得靠它,除非你有相熟的、可靠的。很多工匠都不願意花時間在交通上遠道來幫忙,找本地的還是迅速直接。現在這份薄薄的區報,還放在連鎖超市的出入口的小貨架上,任人取閲。悉尼的三份大英文報章,一向是鄰居史密夫婦的每日精神食糧。大清早五時多,有人會駕車經過,把用膠袋封好的三份報紙丟在他門口的車路上。六時多史密夫先生施施然穿著睡袍走出來撿起報紙,可能還是有一份早餐時候讀報的習慣吧。

而我早已經決定什麼實體報紙也不看,不論中英文。印象中的繁體中文報章是二手新聞,頭條翻炒本地新聞,早一天已經在網上的各大媒體看過了。內裡的副刊和週末的小增刊是多是搬自香港的報章。我起初還是八卦一下娛樂新聞,不過這些所謂藝人的舉動,都是芝麻蒜皮和茶杯裡的風波,庸人自擾。離開香港漸久,甚至不知道誰歸誰,不看才真的是耳根清淨。放在華人超市門前的免費報紙和地產報,不看更沒有損失,帶回家結果又把它放進廢紙回收箱內。如果要購買樓房,地產報可能令你略知一二,但都不過是操廣東話和普通話的經紀推銷樓房的廣告。真正要搜索澳洲的房地產,不如到real.estate.com.au或domain.com.au的網站或手機程式,資料更詳盡,有些網頁甚有一段影片介紹房子的內外,非常貼心。你有興趣就可以按圖索驥,在房子開放參觀的時間到來看個飽。參觀房子是不少人週末的好去處。據說疫後澳洲各大城市的房地產再度升溫,已經超越疫前。看來是大家都害怕房地產漲價,紛紛趁早入市,結果造成了樓市熾熱。

本地的英文報章的整體版面縮小了,篇幅也薄薄的,跟以前很不一樣。譬如週末的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以前除了主頁部分外,還有專題頁部分和一本雜誌。現在只看見一個主部分,到底是內容減少了?或是要到網站登入才看到更多的文章?悉尼晨鋒報的網站,其實有收費的部分。一般閲讀過了十多個版面後,便會出現版面變灰,需要你付費成為會員才能繼續無限瀏覽。是不是令人感到意外?不過只要你把網頁的瀏覽紀錄刪除,你也可以重新看十多頁。澳洲的其他網上媒體,相信都採用同樣的收費方式。不成為會員,就看不到文章的全部。你想看看新聞以外的資訊,例如名流私隱,或者專題報導,都要付費。

這樣的做法是否合理?讀者訂閲可能是部分報章部分的收入,最重要的當然是廣告。網站收費不是新事物,我常看的攝影網站Luminous Landscape也是收費,不過它只收取每年十二美元,作為多年的讀者,喜歡它的獨立評論,不多作器材分享。它的創辦人Michael Reichmann於二〇一六年離世,接任的是他的兒子Josh Reichmann,保持同樣的風格。這個網站內容好,會費又便宜,當然樂於繼續支持。其他的免費瀏覽的流行攝影網站,貼文都是最新的器材發佈消息和分析,讀者踴躍支持是意料中事。這些網站得到相機公司借出器材測試,等於幫忙做宣傳,吸引粉絲留意。這個免費的午餐是刻意安排的。免費午餐必定有代價,問題是多或少,或者你是否知道。

臉書和澳洲聯邦政府的交惡,始於澳洲草擬法案要求作為最大的社交媒體,轉貼澳洲的新聞消息的時候,必須付費。澳洲稅局發現二〇一九年中,許多大公司包括臉書和谷歌(Google),有超過七十億的年度收入,卻通過各種避稅方法,合理按年減少繳交稅款,政府當然怒不可遏。聽說蘋果公司也把公司設於海外,逃避利得稅。臉書聽聞聯邦政府動手,去年已經示警,表示會採取相應行動。近月來,谷歌本來首先發難,表示澳洲政府如果不罷手,他們就會截斷搜尋器中澳洲的內容。我們以為事情弄得更糟之際,不料谷歌已經和一個本地媒體簽署協議,付出費用,轉載新聞內容。臉書作為老大哥,要發下馬威,不用通知,便立即停止澳洲的政府和媒體的網頁。這個決定,癱瘓了許多依靠臉書發出緊急通知的部門,例如衞生署、鄉郊山火警報等等,也不讓正式的新聞媒體發佈消息。換言之,大家還可以看到非主流媒體的報導,但究竟這些網頁的新聞是否真確?臉書又憑什麼讓它們繼續運作?我們未必同意聯邦政府草擬中的法案,卻看到一個社交媒體的囂張拔扈,自把自為。我們使用臉書之前,雖然已經同意了它的條款,但不等於它可以隻手遮天。

不少人知道臉書的私隱有問題,二〇一八年它承認把用戶的資料交給中國的某手機公司,協助他們發展手機的內容。我跟朋友在Messenger上說了些攝影話題,隨後朋友的帳戶上便出現了相機的廣告。巧合的是,朋友之中,不少已經開始遠離臉書。他們把所有資料逐一刪除,然後關閉帳戶。他們不常發表貼文,朋友間也不多用來聯絡,關閉了也不可惜。有些人轉往Instagram繼續貼文。諷刺的是,Instagram和Whatsapp的母公司都是臉書。

離開臉書,難嗎?我還未關閉帳戶,只是再沒有以前那麼活躍了:沒有回應朋友的貼文,發佈的貼文也很少。你有沒有發現一天花在臉書的時間太多?現在我可以多拍幾張照片,多剪一段影片或者讀讀書。只因為我不想我的數碼足跡,被收集起來變成監控大家的大數據。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3月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管他們去死|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