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究竟有幾多個超人?|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珍妮對我說|姚啟榮網誌

2021-3-8 23:23
字體: A A A

大學開課了一星期,一切又彷佛重回軌道。二〇二〇年是奇怪的一年,教學在雲端舉行,老師和學生只在電腦上見面,如是這般過了十二個月。踏入二月底,準備開學,好久不見的人紛紛回來了。至於在校園該上班多少天,還沒有正式宣佈。我們部門的主管去年底說過,要一星期三天回來上班。這算是一個行政命令,大家就陸陸續續回來了。不過常則中總有例外。有些人在家上班的習慣,還得照舊。星期一和星期五當天,辦公室總是三三兩兩,從來沒有見過部門的所有同事。我大清早回來,只看見負責清潔的工人工作。他們從凌晨三時起工作到早上七時,四小時內清潔六樓層的所有課室、辦公室、走廊樓梯和洗手間。我泊好車,踏進地下的走廊,便看見一個女工正在清潔男女更衣室。距離七時還有十五分鐘,要把兩個更衣室弄得妥貼,非常勉強。我腦海中想像她可能要做得飛快,才能準時完成。有一次見她剛工作完畢,準備離開,好奇問她究竟要在四小時內負責清潔多少房間。原來屈指一算,平均三十一秒要完成清潔一個小房間,過程包括傾倒小廢紙箱的垃圾,然後放回原位。我立刻聯想到差利卓別靈的電影《摩登時代》中,差利在輸送帶前不停工作的場面。這個女工只是臨時工,早上七時後她又跑到市中心一幢大廈做清潔。隨著疫情漸退,他們這些臨時工隨時會給辭退。

開課後,所有人都忙個不停。教師要預備網上和面對面的教學。我們這些支援的角色,都不得不隨之團團轉,沒有空間休息。那天午飯後抽空到主校園散步,竟然碰上迎新活動。校園的露天廣場搭起了帳篷,介紹不同的課外活動和學生的福利。往年人山人海,今年的參加者的數量,相信只及八成,但已經很不錯。看得出來,大家都很開心,社交疏離已經消失,大家興奮得擁抱碰碰臉頰,帶口罩的人只有三兩。走着走着,竟然遇見了兩個在兩個在其他學系工作的同事,他們手上帶着不少免費的紀念品,好奇一看,有雨傘、香口膠、瓶裝飲料,竟然還有刮鬍子的刀片,真的出乎意料。看來各大廠商都趁這個機會,大力推廣自己的優良產品,希望這一屆入讀的大學生,都成為合作的伙伴。

澳洲人性格隨和,工作上容易成為伙伴。講求協作,大家把伙伴的關係帶到每一層面。同事之間,一般都直呼其名而不叫先生小姐。即使是系主任或者大教授,都歡迎直呼其名,鮮有面露不悅之色。一般在開玩笑之時,才叫某某博士某某教授,大家也知道是戲言,欣言接受。想起以前在港,碰上一位剛取得博士的教育界人士,要下屬立刻改稱為他博士,否則就是不敬,大家豈敢不從。那時候博士得來不易,當然了解這種心態。想到當年學校舉辦家長日。班主任接見剛來自國內的家長,「主任」前「主任」後,份外得到尊重。甚至校務處的「書記」小姐們也另眼相看,果然令人眼界大開。來到這裡生活了一段日子,才了解到此地的文化,要隨俗才能活得自然。

認識尊卑貴賤,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所在。到來的海外學生,對任教的講師和導師,無論是導師級、講師級或副教授級,一律升格稱之為教授,立即打破了親疏之別,令人覺得特別受到尊重。有否增加了好感,不得而知,不過相信很少人會特別澄清,只會一笑置之。我雖不是教師,但有幾次得到如此的寵愛,只好跟隨大隊的做法,集中回應查詢,其他的不作表態。除此之外,部分學生也懂得送禮之道。不過現在很多學生已經明白,送禮不表示得到什麼好處。大學也有規定,得到超值的禮物,必須申報,起碼起了監督的作用。

我們提到妻子、丈夫,很少說my wife, my husband,在同事之間都是直接說出名字。所以有時候聽到提及John或者Mary,都是配偶的名字。有時候一個男同事提及一個男子的名,才意識到這是他的同性伴侶。最近澳洲現任總理的妻子珍妮·莫里森(Jenny Morrison)忽然變成新聞焦點,比丈夫斯科特·莫理森(Scott Morrison)更紅,大家才覺察到這位比美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夫人米雪的紅顔。事緣坎培拉莊嚴的國會山莊傳出醜聞。執政自由黨的年輕前女職員布列塔尼·希金斯(Brittany Higgins)不久前打破沈默,公開指出她於二〇一九年的一個晚上,遭男同事在上司的辦公室內性侵。當年她得不到支持,在前途和個人之間的抉擇下,選擇啞忍。兩年後離職沒多久,她接受九號電視台訪問,大爆當年事情經過,提及當時上司國防部長琳達·雷諾茲(Linda Reynolds)不但沒有給予援手,背後罵她是lying cow,還暗示她要息事寧人。媒體繼續追查,才發現除希金斯外,還有最少兩名受害人受到同一人性侵。雷諾茲辭退疑犯的原因是他觸犯保安條例,不是強姦同事。事情鬧大後,總理莫理森召開記者會,誓言要保障在國會山莊內的女職員在安全的環境下工作。

莫理森義正詞嚴,表示妻子珍妮昨夜坦言相向,如果受害者是自己的女兒又怎樣?莫理森有寶貝兩個女兒,相信都不會在如此危險的國會工作。不過好戲在後頭,數天後新聞媒體又揭露一位現任內閣成員,十七歲時強姦了一個十六歲的女子。受害人多年申訴不果,去年離世前寫了三封信分別給總理和兩名議員。一星期後,律政司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含涙站出來,表示對指控一無所知。他相信警方會澄清一切。受害人既然已經魂歸天國,警方當然不能搜証,只好宣佈中止調查。但前總理譚保(Malcom Turnbull)說過她的死因也有疑點,需要開庭硏訊。

但莫理森隨即支持不再舉行獨立調查,他認為警方已經做好他們的工作。諷刺的是,為什麼他不看信件的內容?因為大家很想知道,今次的醜聞,珍妮有沒有向他作出類似的忠告?

世道公義不存,令人憤怒。電影《同學麥娜絲》最後一場,旁白說過如此無奈的話:年輕時的我們,時常說到未來…總是相信自己,身上有一雙翅膀,只要肯努力,一定可以展翅高飛,但過了40歲,慢慢可以理解,原來我們其實只是一隻雞。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3月8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低調背後無限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