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曼德拉與黃家駒|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大水災|姚啟榮網誌

2021-3-29 23:23
字體: A A A

哥倫比亞作家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代表作《百年孤寂》裡說到小鎮馬貢多連續下了四年十一個零兩天的雨。最後雨霽天晴,大家穿著節月日的盛裝,走出來露出笑臉歡呼作樂。我閲讀的上海譯文出版社的這個譯本,出版於一九八四年八月,據說不是加西亞·馬爾克斯西班牙原作出版社的授權,那時候可能是普通不過的事情。其後台灣楊耐冬和宋碧雲的譯本是否得到授權,我手頭上沒有這些書,不能核對。但上海譯文出版社的版本是根據西班牙原文直接翻譯過來,文筆流暢,並不像一般詰屈聱牙的直譯。加西亞·馬爾克斯一九八二年得了諾貝爾文學獎,聲名大噪,出版社才把一九六七年出版的《百年孤寂》全譯本出版。根據維基百科的條目,一九九〇年他應黑澤明邀請赴日,在北京短暫停留時他與中國作家會面,對眾人半怒半笑說中國盜印了他的書。錢鍾書當時在座,頓時沈默不語。大學者當然明白這絕不是開玩笑。結果加西亞·馬爾克斯結束中國之行時表示,死後一百五十年都不授權中國出版他的作品。中國大陸畢竟是個大市場,二〇一〇年北京「新經典文化」終於得到授權,正式出版《百年孤寂》,恩怨一筆勾銷。

小鎮馬貢多連續下雨,是象徵性的敘事,小說容許思想上窮碧落下黃泉,任我飛翔,那有什麼限制?現實生活中如果雨下不停,倒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一年前新南威爾士州山火肆虐數月,大家慘痛的回憶還未淡忘,接着來了一年多新冠肺炎瘟疫,死了近千人,大家給折騰得死去活來,一如一場浩劫,比加西亞·馬爾克斯的小說內容更魔幻。小時候大家常說一百歲唔死都有新聞,以為是講笑,現在不用一百歲,已經有許多令人拍案叫絕的訊息。所以看電視新聞提及許多天災,都慣常說這災難是once in 100 years,或者誇張的說ever never,豈不就是一百歲唔死都有新聞的意思?不過一世紀太久,只爭朝夕。我們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生的一羣,幸運地出生於戰後,大家應該汲取戰爭的教訓;也一直相信,以為平平安安,日出日落,便渡過此生,不會碰到戰亂。誰料這數年間的事情,教人沒有理由相信生命中沒有起落,世界始終如一,幸福必然。接近一星期連綿的雨下得多無奈,到了這幾天才好轉。如果山林大火肆虐之時,來一場如此的豪雨,就不致那麼多人失去家園。

幸好我們有一個氣象局,一星期前已經預測,一個由西到東橫跨數州的雨帶將會帶來連續七天的豪雨,受影響的區域由昆士蘭州的邊界以南的中部海岸(Central Coasts)到悉尼的南部。悉尼三月的平均月量是一百三十二毫米,但我們在這期間錄得雨量二百毫米,有些區域錄得四百毫米。雨量最大的星期四、六、日及一,大地一遍愁雲慘霧。星期四的上午我從辦公室外望,市中心僅高三百零五米的悉尼塔隱沒在雨霧裡,近在咫尺的幾幢樓房也失去了陽光下的色彩,從早到晚都是一遍灰。隔壁的會議室最不幸,下了一天雨後開始滲水。雨水從天花板近玻璃窗那端流下來,到下午時候,預期的會議也取消了。我走進去,才發現有人在窗邊擺放了廢紙箱和玻璃水杯盛水,不過雨水太多了,杯子載不了那麼多落下的水滴,結果沿玻璃的那端的地毯也濕透了。一座落成六年的大樓竟然有如此的滲漏,的確令人奇怪。我見滲漏得不像話,告訴校園的基礎設施部門,希望他們能夠派人處理。但雨得綿密,即使要維修,也要等天氣好轉才可以。

朋友搬進兩層高的新獨立屋。我們問他有沒有受雨水影響?他說有部分地分滲入雨水。新房子的defects and liability period(瑕疵及責任期)原來只有十三星期。即是說,屋主要在這段時期檢查,及時向承建商投訴才會獲得處理。最難於檢測之一是房子的雨水防漏。來了這場豪雨,雖然發現有滲漏的地方,總比保養期過後才知道的好。像他的新房子,空間大,設計也新穎。屋子的天台是邊沿往往是最弱的一環。我們工作地方的會議室,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滲漏,可能以往雨量少,情況沒有那麼壞。但同事叫我看另一端的牆壁,原來滲漏的痕跡還在。即是說大家都沒有為這場豪雨作好準備,只靠作事後補救。

悉尼地區的東部是太平洋,河流疏導水流由西部向東流入海。這場豪雨令三十道河的水位暴漲。其中接連Windsor小鎮南北的新橋,本來是為了舊橋以往給洪水淹沒而建造的,可是仍然敵不過大自然的力量,在這次的災難中又給水位高達十三公尺的洪水淹沒,車輛無法通行。悉尼西部的大平原是霍克斯伯里河(Hawkesbury River)流域。一九六一年河水泛濫,洪水上升到十四點五公尺。所以大家心目中掛在口邊的百年一遇的水災,可能要改寫了。

為什麼平原會被水淹?河水暴漲當然是其中一個成因。另外是因為這個平原像一個浴缸。平日水流緩慢,疏導及時。今次短時間內雨量太多,而且悉尼西部也有太多新建設。以往雨水可以給樹木和泥土吸收,現在要靠建築物的去水系統疏導。加上附近的儲水庫Warangal Dam存水飽和,需要洩洪保障水壩安全。結果無數房屋淹沒。新聞所見,一對新婚夫婦入伙一週的新居給大水沖得載浮載沉,頓時一無所有。

本來慶奉大水災中無人死亡,誰料洪水退卻之際,才發現一個二十五歲的巴基斯坦藉的男子上班途中在Windsor附近遇害。第一天上班的他駕駛租來的私家車困在水淹的路上,危急之際致電求救,等了四十分鐘後訊號中斷,事後救援人員發現他和車子早已給洪水淹沒。但沒有人知道在滂沱大雨中為什麼他會駕進一條封閉了的道路。

我們的房子距離災區三十五公里,洪水湧不到,只有後院的楓樹頂的枝椏無聲息的掉了下來,要靠鄰居幫忙才把粗壯的枝幹削為短短的幾截。雨後放晴,又是新一天,不期然想起電影《亂世佳人》結尾,慧雲李飾演的女主角Scarlett O’Hara 說過這句: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3月29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2021.3.29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