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杜甫啟示錄|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吃多少,點多少|陳頌紅網誌

2021-3-30 23:00
字體: A A A

大學時期在餐廳或乾洗店兼職,時薪不過三美元多一點。即使韓國裔乾洗店老闆滿意我的工作表現,時薪一直加,到離職時也不過五點五美元。對於一分一毫都滴得出汗水的學生,當然不會隨便浪費。所以每次跟同學去吃all-you-can-eat自助餐,絕對惜食,吃完再去拿,拿回來就一定吃光(而且年紀輕胃口大,豈會吃不完)。但也見過鄰桌客人,因為有幾碟食物都吃剩了一些,結果每碟要多付一美元。

那時候美國對於吃剩食物的懲罰仍不算太嚴厲。近年英國有餐廳收取二十英鎊罰款,對浪費者絕不手軟。

二o一一年,洛杉磯一個男顧客起訴一間日本壽司店,指店主在他吃了很多件壽司之後,不准他再吃,違反了all you can eat承諾。但原來實情是:他點了很多壽司,不過每一件都只吃上面的魚生,不吃下面的飯。店主認為沒有飯就不能稱為壽司,加上如此浪費,便阻止他再吃下去。

日本人的確甚少浪費食物,只會點吃得完的份量。如果客人點太多,店員和店主都會主動提醒。一來因為日本人自古對「物」的崇敬,不論是糧食、工具、玩偶等,都存有感恩的心;二來他們沒有「吃不完打包」的觀念,在他們眼中,「打包」並非不體面,而是擔心食物安全和衛生問題。

根據資深媒體人野島剛的《日本人默默在想的事》,日本料理中,有很多「生鮮材料」。打包後的品質會出現什麼變化,店家無法控制。另一個重點是,即使顧客把吃剩的食物打包回家,萬一出了上吐下瀉狀況,責任還是要由提供食物的店家負責。為了減低這種風險,只提供適量食物,是食店的不明文規定。

內地自二o一四年後再次提出禁奢令,像葉璇吃鄰桌客人剩菜這種「備受激賞」的「惜食」行為,是一時興起兼呃like,抑或是會持續下去至終於改變「點得多、吃得豪」的酒池肉林習慣,拭目以待。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3月30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選舉改革】林鄭偕曾國衛開記者會 解說人大修改《基本法》附件(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