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港人送中】李宇軒拒家屬律師後由大狀羅達雄「被代表」 資料顯示擅處理商業糾紛曾兩度被停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無定向喪心病狂復仇記|陳頌紅網誌

2021-3-31 14:00
字體: A A A

所有復仇的結局,都是兩敗俱傷。恨的破壞力要用幾多愛去修補,抑或永遠修補不了,只有「舉」刀成一快的當事人才明白。

忽然想起兩部電影。一部是二o一四年阿根廷電影《無定向喪心病狂》,另一部是二o一七年韓國電影《親切的金子》,都是有關仇恨。

在《無定向喪心病狂》中,每一個故事,每一個人物,都被一些芝麻綠豆小事纏擾,一瞬間的衝動,一下子的失控,將一粒硃砂化成一灘鮮血。不是你死便我亡的報復,並沒有令剎那快感延續,反之換來恆久傷痛。既然代價如此大,為什麼還要做?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神經科學系在實驗中發現,當受試者被攻擊,之後可以進行大報復時,他們腦袋中的獎賞區域非常活躍,就跟在飢腸轆轆之際,吃到一頓美食那樣心滿意足。當他們看到「敵人」的痛楚表情,受試者的腎上腺素水平便大大提升,精神更會處於極度快慰和亢奮狀態。

既然這樣,復仇就是對身體好對情緒好,是我們應該為自己做的,對不?可是,也不對。在《親切的金子》中,女主角被迫承認綁架撕票之罪名,為了報十幾年冤獄之仇,精心佈署,不惜一切。在她終於目睹加害者受到千刀萬剮,她卻不見得因為心願達成而快樂起來。

紐約科爾蓋特大學社會心理學家Kevin Carlsmith在《個性與社會心理學》中指出,復仇可能令內心憤恨得到宣洩,但在復仇成功之後,大部分人的心情只會更沉重。尤其是花了很多時間計劃報復行動的人,因為時刻都要靠那段痛苦回憶支持自己熬下去,於是,回憶便在腦海中不停重播,每天被迫重新經歷幾遍。結果痛苦無止境,恨,深深入了骨。

話係咁講啦!即使有宗教信仰,我們也未必學懂寬恕。否則,天下有那麼多虔誠的基督徒、佛教徒、回教徒、天主教徒,若人人都擁有慈悲之心,世界就不會有紛爭。

(圖片來源:Trailers In [email protected]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3月3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選舉改革】林鄭指外國反華勢力定會「抹黑中央」 「奉勸」與其干預不如關心自己國家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