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選舉「被完善」,「忠誠廢物」下場係……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眼光光正是穿越時|陳頌紅網誌

2021-4-1 21:28
字體: A A A

不必中醫把脈,都清楚自己十分燥熱,燥熱了一年多。跟我有幾十年感情的寒底體質,已抵受不住體內團團怒火,早已被燒紅烤焦,變成現在百分百燥底。

難怪愈來愈喜歡吃涼瓜、西瓜、綠豆、涼粉,依照自然療法大師的專業意見,忽然渴求吃某些東西,代表身體最需要一些什麼去緩和及補充。

不過我還是讓中醫把把脈,觀觀舌象。意料之中,她診斷為極之燥熱。正常。壞事不斷發生,稍為有感覺的人,都難以吃好睡好心情好。再加上對疫情、對香港前景的憂慮,以致精神緊張,長期鬱悶,腸胃抽筋才剛好,又輪到濕疹爆發。

每到凌晨時分,總是不受控地抓癢,抓到痛醒,要起床塗藥膏。塗完半個身體,已清醒了一半,回到床上輾轉反側一個多小時方能入睡。晚晚如是,折磨了一個多月,不燥熱才怪。

不過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歷史學家A. Roger Ekirch卻把這種慘事看成好事:睡到凌晨醒來,過一兩小時再慢慢入睡,並無不妥。因為這種分段式睡眠(或稱「雙相睡眠」),一直以來都是過去人類的休息方式,我只不過是回到過去,經歷祖先的正常生活而已。

他翻查了五百多份提及雙相睡眠的文獻及文學作品,發現在工業革命之前,大部分歐洲人都分兩段時間睡覺。通常,晚上八、九點上床,睡四小時左右起來,有的工作有的親熱有的禱告有的吃東西,總之活動一兩小時,又再上床睡三、四小時。中世紀時期,天主教徒更相信在凌晨時分祈禱,有利增強對抗惡魔的能力。而在十七世紀的倫敦,凌晨三時常有商販於街頭叫賣,可證明當時人們的活動時間(《床的人類史》,史前史權威布萊恩.費根及考古學家納迪亞.杜蘭尼合著)。

種種證據顯示,半夜忽然眼光光,是祖先基因作祟。況且,能以睡眠方式經歷祖先做過的事,未嘗不是一次穿越。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4月1日 下午9: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鄭專訪指國教當年已有破壞力量 僅藉修例風波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