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六宗罪|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秋去冬來|姚啟榮網誌

2021-4-7 23:23
字體: A A A

為期約六個月的夏令時間終於在復活節的星期日凌晨結束了。正確來說,應該是踏進凌晨三時正那一刻,我們把時鐘撥慢一小時。我們是指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南澳州、首都領地和塔斯馬尼亞州。新州原本快香港三小時,現在變回兩小時,比倫敦時間快了十小時。我們叫夏令時間做Australian Eastern Daylight Time,簡稱為AEST,Eastern當然泛指澳洲東岸的州。南澳州參加了這個夏令時區,但它的位置不在澳洲大陸的東面,而是南部,維州以西。本來是比東部慢一小時,後來受商會的壓力,改為慢三十分鐘,算是種妥協的藝術。至於東岸北端的昆士蘭州,可說是別樹一格,一年到晚維持同樣的時區,不加入夏令時間,也距離倫敦十小時。夏令時間結束了,再會炎夏,就和新州一樣,逐漸由秋入冬。Daylight Time其實是Daylight saving, 夏天日照時間長,最長是十二小時,晚上八時才入黑。有一回在昆士蘭州的黃金海岸,早上七時出外,竟然陽光燦爛,太陽早已高升在半空。在海邊散步,幼沙泛黃,沙灘沿岸伸展開去,差不多看不見盡頭,怪不得稱為黃金海岸。香港也有個黃金海岸,主要是個私人屋苑和遊艇會,規模當然不能跟昆士蘭州的相比。屋苑旁邊有一個沙灘和酒店,給大家暢泳渡假,帶一點美麗的幻想,不用飛到南半球那麼遙遠。

夏令時間是大戰的產物,主要提醒居民儘量使用日照時間,節省能源。不過多年來已經適應了夏令和正常兩個時令,反而沒有帶來什麼不便。電視的新聞會在節目結尾,溫馨的提一提睡前撥慢一小時。大家使用慣了的手提電話,都會自動更新時間。到你一覺醒來,時鐘早已較正過來。我還有簡單不過的電子時鐘,要逐一調校。這些的電子小鬧鐘,是IKEA產品,四四方方、白色的,只需要一顆AA電池,沒有秒針,卻有兩個按鈕,一個是調校時間,一個是設定響鬧。家裡的不同房間,都擺放了一個。到了改時間的那個晚上睡前,就要動手逐個撥快或撥慢,結果它們的時間都從來不一樣。老實說,設計這個小鬧鐘的人,一定沒有把準時這個想法放在首位。這麼小的鐘面,又沒有秒針,撥動一下分針,都不知道是否就是落在那個時間。老實說,除了乘坐火車巴士要準時,我想不到日常生活裡,還有什麼地方需要一個準確的時間。即使是火車時間表,也是一個參考,悉尼的火車也是偶有誤點的。現在少聽到,是否表示已經改善過來?巴士大多準時,所以有時候你會看見有人坐在巴士站內安靜候車。你也許會登上一輛早來的巴士,停在巴士站好久,等時間到了才開走。

我戴的是運動手錶。它的作用當然不只是計時。因為是連接智能手機,所以它的時間應該是最準確。除此之外,它還會計算脈搏、顯示步數和距離。連結手機程式的時候,還可以根據衛星定位,讀取你步行或跑過的路徑和地勢,製造一個地圖給你在社交媒體分享。這樣的腕錶,根本就是個人的健康助手,紀錄你的行蹤和身體的健康訊息。蘋果智能手錶(Apple Watch)更可以偵測出你跌倒,提示你作出求救。說不定有一天所有手錶的功能,都朝向偵測身體狀況那個方向發展,功能就不只是計時了。不過這些手錶都要依靠電池或充電,蘋果手錶更要兩天充電一次,只有某些昂貴的有太陽能充電功能,免除煩惱。所以倒有些懷念那些動能的傳統行針的手錶。不過我戴過的一只太重,手腕出了汗就給弄得很不舒服。手腕上沒有錶,像沒有任何束縛,其實最舒服。

一些健康訊息的網站提議每人最少一天要走一萬步。怎樣計算才好?那麼不能不靠運動腕錶吧。每日要走一萬步不難。如果我上下班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差不多走了八千多步,目標豈不是容易達到?假使駕車上班,就要另外找時間了,例如午餐後在附近走走,走樓梯不乘升降機等等,起碼不是永遠坐在椅子上對着電腦螢幕。這每天一萬步就消耗了每週二千到三千五百卡路里,等於把身上的脂肪逐漸去掉。但究竟為什麼普遍說要一萬步,不是八千,也不是萬二?原來據說這一萬步的標準來自一個一九六五年日本出售的計步器,名稱正是叫「萬步」。每一步都有一個距離,一般二千步就等於一英里,時間約三十分鐘。無論如何,許多研究都指出,每日走一萬步,等於每天運動兩小時,對健康大有好處。我有個退休的朋友每天堅持走七千步,原來是苦心維持自己的良好健康狀況。

現在大家都講究身心健康,重視同事間的wellbeing,不能只說不做,所以去年大家提議組隊參加一個全球的計步比賽。這個比賽的參賽隊伍可以加入所屬工作機構,再和其他全球的機構競賽。我們的報名費由大學贊助。如果沒有計步器,大會更免費贈送你一隻。計步由計步器提供,其他運動也可以轉換成為步數,自己每天在手機程式滙報一次,七人一組合作計算總步數。原來同事們的運動量非常厲害。除散步外,有人游泳,有人做瑜珈,有人打拳,結果有人每日所有運動合起來高達四萬步,令我目瞪口呆。同事事後對我說,那個免費的計步器出了問題,他的刷牙動作也計算在內,每日紀錄約多了一千步,間接幫助他爭取好成績。後來發現大學設有獎勵,難怪不少人如此積極和認真。

大學裡有幾個健身中心,付出會費,可以租用場地打球、健身和游泳。高峰時段在日間,原來許多同事不時走去做運動,成為了上班時的必要的一個工作習慣。我家附近也有一個YMCA的健身中心,外面有個公眾的人造草運動場和籃球場。週末早上你可以看見許多人都在草地上跑步和閑步,有人打板球或踢足球。瘟疫逐漸過去,做運動的人已經再沒有戴上口罩,可以直接呼吸新鮮的空氣。大水災過後,藍天白雲再來,天氣好得令人感動。只是早上的微寒叫你聽見秋天的腳步,冬日也將至。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十月三日那天,夏令時間會再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4月7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2021.4.7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